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0章 饶恕

  啪的一声,茶盏碎裂在地上,滚烫的茶水溅到了容嬷嬷的身上,卫老爷发狠地拍打着普通木质的案几,心里火气旺得受不了。

卫老爷指着容嬷嬷,吼道:“老二,你给我把这个见不得人的污腌东西扔出去!”

“老爷!”卫老夫人惊道。

“是!”卫泽言抱拳,上前手一提,就把这只张牙舞爪的老母鸡拖起,脚一蹬就把大门踢开,一丢便解决了。

大门左右站满了听好戏的下人,见那老婆子被扔出来无人搀扶一把不说,纷纷往后一缩,任凭她在地上疼得起不来,下人里有不少被她收拾过的,看见她这般狼狈,咬着牙恨不得上去跺两脚才舒坦。

容嬷嬷一走,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可是京书棠还拿着那根拐杖,对着对她最不怀好意的卫老夫人,全身竖立起超S级的警戒和防卫。

卫泽言一进来就看着京书棠那副雄赳赳气昂昂傻样,忍不住低下头,掩住眼里的笑意,上前一手一把拿过手里的拐杖,另一只手牵着她,走到卫老爷跟前,拉过京书棠一起,规规矩矩地跪下,将拐杖举到眉前。

“父亲大人,恕孩儿无礼。”

京书棠也低眉顺眼地跟着点了个头。

“老二,你怎么……”卫老爷十分惊奇。

他知道,老二拉着他媳妇一起跪下的意义深远,一来是表示他们夫妻同体;二来也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

毕竟京书棠的行为,按家规,非被休了不可。而要是再让人知道拿了她老公公的拐杖打下人,说出去都让人笑了大牙。

不过……

卫老爷摸着自己的胡子沉吟。

这个儿子,从来也就没有向他跪着求过什么,如今……他也乐得卖个面子把事给了了。

“行了行了,起来吧。”既然他不在意,他这个老公公也没理由纠缠。

“起来什么,给我跪下!”

卫老夫人一拍桌子,明显不买这笔账,她愤怒地看着这两个人,恨不得将他俩身上戳百个窟窿。

然而卫泽言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气定神闲地站起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至始至终都拉着京书棠,不过,他是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的坦然自若,而京书棠却只能委屈地在他身边站着。

“娘亲……”小谨行高兴地蹦起来,刚想扑到京书棠的怀里求抱抱,却被自家老子一个眼刀子甩过来,立马就垂着头站好不说话了。

京书棠看着他,眨巴眨巴眼,哟,转性了?

卫老夫人看着这幕肺都要气炸了,她愤恨地看着卫泽言夫妇,咬牙切齿的样子在她精致的妆容下显得扭曲而邪恶。

接着一扭头对着卫老爷,用帕子掩着眼角,哭诉道:“老爷,您这做法叫个什么事?这小蹄子冲撞了我不说,还打伤了我的下人,您不追究她的错反倒就这么算了,您的心是要偏到什么程度?这一说出去,你让我怎么活?!”

卫老爷也是不满道:“无知妇人,你就这么见不得家里安稳点吗?非要闹点事出来?孩子们都在这里看着呢,你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吗?”

第40章 饶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