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4章 指责

  “三年了,我和我儿子过的是什么日子?是,前些年我是身体不好,可是你那个伟大的母亲往我的药里掺毒我好的起来吗?整日把我锁在那个活死人墓里我好的起来吗?药死自己的儿媳妇是件多么光彩的事啊?你还想要给她立个牌坊吗?”

京书棠忽然感到所有的愤怒和委屈一瞬间全部爆发,有原主的,自己的,她哽咽了一下,眼睛酸得发疼,抬手抹干自己的眼泪。

“你这个毒妇!”卫老爷扭头指着卫老夫人怒发冲冠,眼里都是血丝。

“老爷,我没有!”卫老夫人条件反射地就矢口否认,然而京书棠根本不听她苍白的理由,继续道。

“还有我儿子,他今年才三岁!可是,你问问他,穿了点什么,吃了点什么,有同龄的孩子来家里,看见他,都把他当下人一样使唤,老夫人啊老夫人,这就是你的伟大吗?”

卫老夫人更是慌了,但嘴上依旧不饶人:“京书棠你少胡说八道!你口口声声说我虐待你儿子,你有证据吗?”

“证据?好啊,你要看证据。”京书棠眉毛一挑,“儿子,过来。”

小谨行被卫老夫人的那双凶恶的眼睛看得吓得一个激灵,他看了一眼自己高大威武的父亲,得到了他的点头,然后跑到京书棠身后,死死地抓住了京书棠的手。

京书棠蹲下,捧着他的小脸,坚定地看着他,道:“儿子,你看着娘亲的眼睛,你说实话。你的奶奶,对你好吗?”

谨行怯怯地摇头,委屈的泪水一下就涌出,道:“她不让我叫她奶奶……她说,父亲大人,是贱人生的,我叫她奶奶她就要拿针扎我……”

京书棠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她从来就没听谨行说过,她鼻子一酸,继续道:“那……她对你好吗?说实话。”

“她……她让容嬷嬷打我,一直打,有时候上午打了,下午还打……”谨行满含泪水的眼睛撇到了卫老夫人那张要吃人的脸,吓得扑在京书棠的身上,道,“娘,我不喜欢她!她老打我,父亲大人不在,您不在,没有人帮我!”

坚强如谨行,如今也在京书棠肩上趴着哭得像个泪人,那一瞬间,京书棠自己的心,都快被撕裂了。

她好恨,也好后悔,为什么,这个原主没有早一点下定决心带走谨行,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迟才穿越来,谨行是她的亲儿子,老天啊,你怎么忍心让他等了她那么久?让他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委屈?

京书棠抱着谨行,望天止住眼泪。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那些被这群人碾到泥巴里的日子,她再也不想过了,她就是死也一定要在这里做个了断!

京书棠抱着谨行刚站起来,走上前来的卫泽言却一把抱过了小谨行,一只手空出,牵着她的手,走到了卫老爷的跟前,直挺挺地跪下,晚霞脊梁,规规矩矩地磕了个头。

所有人看着他不同寻常的决然严肃,顿时一下安静了。不是没有看过卫泽言跪下,而是他二十余年来,也只是见过给圣上下跪,如今这番做法,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卫泽德眯了眯眼睛,脑中一个不好的念头一闪而过。

此时,乱七八糟的大堂内,仅听卫泽言一人沉稳有力道:“望父亲大人,主持分家!”

第44章 指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