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平儿死了??

  平儿一开始还挣扎着,不一会儿,两眼一闭,手便无力地垂下,那一脑门都是血的样子,看着便渗人。

生儿见此真急了,道:“大哥!!大哥!!你这个大逆不道的无耻毒妇,你杀了我大哥,我要和你拼命!”

严梅兰火气此时已经消下去不少,见这自家相公都没气儿了,也是慌了神,但见生儿盛怒,提了气与他也被迫应战。

生儿不似平儿,外加严梅兰先前打闹,也失了不少力气,生儿反手一拧,便动弹不得。

严梅兰挣扎不过,双眼硬是挤出了眼泪,垂首顿足,扯着嗓子便嚎叫:“老天啊,开开眼啊……小叔子动手打他嫂子啊!手下这般重,这是想要我的老命啊!我平日里辛辛苦苦接济他俩口子,他竟恩将仇报!现在还把他亲哥哥给活活打死,求求老天爷打雷劈死这没良心的孽畜啊……”

生儿听了这般胡言乱语,几乎气得吐血,这分明就是诬陷!!!

严梅兰感到生儿软了手脚,抓住这个机会脚一蹬就往他肚子上面招呼去。

生儿吃疼,扭曲了脸,倒在地上疼得死去活来。

京书棠见此,大惊失色!

两个男的都打不过这个婆娘?!她现在去厨房拿菜刀来得及吗?

“尔等泼妇休得猖狂!!”那脆生生的怒吼传来,一个火红而俏丽的身影陡然出现在空中。

“啊啊啊啊!!!”

严梅兰还没有回神过来,那脑门上便已经挨了一记闷棍,晕头转向之际,前胸,后背,腰身,无一不落下,最后,膝弯处被戳,她疼得不得不跪下。

叫骂声还没开口,那棍子便已经猛然伸到门面出,在空中划出的声响,让她第一次感到恐惧。

谨行蹬蹬蹬跑过来扑倒京书棠怀里,哭花了小脸,问道:“娘亲,你还好吗?”

京书棠抱着谨行柔柔软软的小身体,感到前所未有有了着落和安全,还好谨行聪明,二丫要是再不来,说不定严梅兰这个疯子真的会把所有的人全杀光!

“嗷!!!!!”

严梅兰被二丫死死地捏着手腕,就像被一个铁箍子锁住一般,完全挣脱不了,而且痛得她脸都白了。

“你算哪个混账玩意儿,还敢暗算你姑奶奶我?!”二丫怒道,手上又是一紧,这次,京书棠是听到了骨头真正断掉的声音,随即,二丫将她扔到那门口前的木桩上,一脚踩在她厚实的背上,固定住她。

“姑娘,姑娘饶命啊,小人再也不敢啦再也不敢啦!!”严梅兰疼得哭岔了气,奋力挣扎着,看着小丫头毛都没长齐的样子,却练的一身好功夫,她现在哪里还有胜算?

二丫哼气,一手提起严梅兰的领子,扭头道:“那姓京的!”

“是。”

只见二丫一把将手里的棍子甩到自己手中,“谨行人小没有力气,你这个做娘的替他还回来,这混账玩意儿打了谨行多少,你就给我打回来,只准多,不许少!”

“是。”京书棠激动地有些不知所措,这根沉甸甸的棍子,定非凡木!

第二十一章 平儿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