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不分开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做这个?!”二丫拼命忍耐,脸涨得红红的,激动地不能自已,她会做梨膏,那卫老爷的病…

“这个…姑娘,这是我的难言之隐,恕我无可奉告。”

我说我是你的后辈人,你会信么?

“你…”二丫看着京书棠不卑不亢的样子气得牙痒痒,从见面起,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

“不过,二丫姑娘,不论我到底是谁,至少我不是坏人,在贵府上,我也会按贵府的规矩办事。”京书棠淡然。

二丫气哼哼,“如此最好,要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京书棠无所谓笑笑,气定神闲地越过气得没办法的二丫离开。

梨膏不仅可做食物,同时也是一味很好的药材,治咳嗽最好不过。

将药端给安婆婆,京书棠便把去二丫府上的决定给说了,起先安婆婆哭着闹着不愿意,她宁愿自己去也不愿意京书棠受累,不然她心里死活过不去。

最后,好劝歹劝,终于是做通了思想工作。

京书棠擦了把汗,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在梨膏里放了些安神的草药,安婆婆很快就睡下了,京书棠去了田里,将成熟的桔苏姜全部采下装好,等在合适的机会,随人一同去镇上把药材给卖了。

不过桔苏姜成本实在太低,卖不起多高的价,要想赚钱,还得再种些其他的药材,可是,她哪儿能抽出时间来种地呢?

京书棠抱着桔苏姜回到坝子里,便见着二丫正站在门口。

她看着屋内正在安静地读书的谨行,没出声,脚边是一只野山鸡。

“二丫姑娘似乎与谨行很投缘?”京书棠走过来,小声道。

二丫撇了撇她,抱着手道:“我家大人也有一个儿子,大概和谨行一般大,也爱读书,也很可爱。”

“哦?那孩子福气可真好,你家大人疼爱,还有你们陪他。”

说道这个,京书棠脸上也是羡慕,谨行跟着她,注定了会受人指点,会过着比其他孩子更加困苦的生活,不过,她还是希望他能快快乐乐的。

“陪他?呵?”二丫冷笑一声,“要不是那个可恶的女人…我…”

她回过头,看到京书棠,猛然醒悟,暗骂自己一声,赶紧住嘴,道:“你个无知长舌妇,打听别人家的家事干嘛?还不快快随我离开!”

京书棠无所谓地耸耸肩,她估计二丫说的也就是宅子里那些妻妾们相互打的肚皮官司,这些事,二丫想说,她还不愿意听呢~

“娘,娘!”一听到离开,小谨行放下书就跑来,抱住京书棠。

“谨行乖 啊~怎么了?”京书棠蹲下,明知故问。

谨行抹了抹红彤彤的眼睛,哽咽道:“谨行不要和娘亲分开。”

京书棠用温和的声音和谨行讲道理:“娘亲是去给人做活的,不是去玩的,谨行待在家里,和婆婆一起好不好?太阳下山了,娘亲就回来了。”

“不好!”谨行斩钉截铁道,头埋在京书棠肩上,抱着她死死不愿意放手,“婆婆很好,可是,谨行要和娘亲在一起,谨行不要和娘亲分开,娘亲要做工,谨行陪着娘亲做工!谨行长大了,谨行也会做事!”

感到肩头一阵温热和湿润,京书棠心里跟针扎了似的难受,可还是故作严厉地将他推开。

“谨行怎么这么不懂事啊?还能不能让娘亲省心啦?”

“我不,我不,呜呜呜!!!我不要和娘亲分开!”谨行伤心又无奈,哭的直蹬脚,可是抓着京书棠的衣裳,还是死死不愿意放手。

京书棠有话不忍说,毕竟这个孩子才三岁,哪里是能离得开大人的时候?

“行了行了行了!”

二丫不耐烦打断,一把抱起哭的喘不过气的谨行,轻拍着他的背,对京书棠吼道:“我们府上又不是狼窝!哪里就容不下小孩子了,我说你一个妇人家家的,心咋怎么狠毒啊!”

京书棠无辜:“我…”

一般府上不是不喜欢小孩子去捣乱么?

二丫看也不看京书棠,抱着谨行,自顾自地往前走,道:“那,看见那只野山鸡没?给你们的晚餐,现在跟我回府上去!”

“这…这怎么好意思?”京书棠不好意思地搓搓手。

二丫有些发火,道:“我说给你就给你了,有什么不好意思?”

“那谢谢二丫姑娘啦,只是婆婆腿脚不便,我给她把晚饭做好了再随你去~~”

说完,京书棠提起也山鸡,一溜烟就去了厨房。

“京书棠,你可不可以再磨蹭啊啊啊啊啊?!”

二丫咆哮!

第三十章 不分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