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告状

  庙宇,堂外。

卫泽言背挺得笔直地跪在门外,坚毅而淡然。

庙宇,堂内。

“咳咳!!咳咳咳!!!”

那就像是要将心肺的咳嗽声,牵动着房间里每一个人的心,所有的人侍奉着汤水,紧紧地盯着躺在床上,难受的出了一身冷汗,神情甚至有点呆滞的卫老爷。

这个本应当是老当益壮的家中顶梁柱,也是在这流放的途中,硬生生地被折磨地一下老了十岁,如垂垂老人一般。

卫老夫人为他换了帕子,背过脸去,掩面而泣,眼角的皱纹拉长不少,青丝也熬成了白发,纵使是这样年过半百的深院妇人,历经无数人是,这个时候的她,却是不同于一般妇人的六神无主,半敛的眼内藏着其他的东西。

卫家长子卫泽德跪在卫老爷床前,侍奉汤水,而卫泽功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他焦急地挠乱了头发。

指着大门,焦急道:“父亲大人,您看,这就是您养出的好儿子,假借节省开销之名,遣散了那么多下人,就连管家,辛辛苦苦跟卫家几十年载的管家,也被他打成了废人,父亲大人,卫泽言他,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啊!”

卫老爷虚弱地摇摇头,费力地喘着粗气道:“他是你二哥,你休得无礼!”

卫泽功明显不服气,转头道:“大哥!”

卫泽德丝毫没有被卫泽功感染,脸上表情淡淡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将空碗轻放在案几上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即便卫家没落,可是这位年轻的前礼部郎中,依然保持着他的风度翩翩,温文尔雅。

他开口劝慰道,“父亲大人治病要紧,明日,儿臣便去镇上请一位大夫,也顺便给三弟看看他的手,钱多钱少不要紧,关键是身体健康。”

“什么,老三怎么了…咳咳咳!!!”

又是一阵令人担心到没有办法的咳嗽,卫老夫人见了,赶紧为他顺了气,才转过身,一脸愁容问道:“老爷,你是不知道啊!”

“那个庶子,他打我,父亲大人,他是当过兵的,他还打我!娘,儿子好疼啊!”

卫泽功抢道,所有的情绪一下就爆发出来,扑在卫老夫人怀里,放声痛哭,那哭声,似乎都要将卫老夫人的心都哭烂了。

“老爷,这个混账东西,真是反了天了,功儿不就是打了他的下人,他就要生生将功儿的骨头给掰断!他不过就是个庶子而已,仗着自己在这里有块田地,就这么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老爷,这个下三滥的东西,您自己可要看清楚啊!”

“你这个无知妇人在胡言乱语什么啊?”卫老爷听得一头雾水,心生烦闷。

卫老夫人气极,要不是她丈夫当初的不忠,跟那狐狸精生出个孽障,哪里会和京家扯上关系,哪里会有现在的局面?却不管,这俩人的悲剧婚姻,都是她丈夫一手造成的。

她笃定道,“我胡言乱语?老爷您可要摸着良心说话啊,您看哪家哪户的嫡母要认一个庶子作儿子的,反正现在还没有改族谱,我是不会认他做我的儿子的,我的儿子,只有两个!”

“你简直不可理喻…”

而门外听得一清二楚的卫泽言,却气定神闲,眼里波澜不惊。

第三十六章 告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