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爹来了

  可是,她今天是作足了心里准备的,就是没要到银子,她也不会让着破鞋讨到好,而现在看到京书棠手里的匕首,眼馋的要命,梗着脖子道:“老娘今天就和你拼了!!”

话毕,一把丢开了手里的破烂东西,张牙舞爪,直冲冲地向京书棠扑去!

然而,还没碰到京书棠一根汗毛,平儿媳妇便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叫,紧接着,便被踹翻在地,疼得直哆嗦。

“你干嘛啊?”京书棠一把甩开了被卫泽言揽住的手,气呼呼叉腰道,“我打得过她的!”

卫泽言对京书棠的无礼举动不以为意,只道:“可是你打不过她身后的人。”

身后的人?

京书棠定睛一看,便见一个虎背熊腰的粗野汉子扛着俩巨大无比的板斧走来,一只眼睛上带了个黑色的眼罩,活像电视里的海贼一般。平儿媳妇一见他,便自个儿爬了起来,哭兮兮地跑向那汉子,哭诉道:“爹!他们打我!!!”

严大强一看到自家女儿那副熊样,俩大鼻孔里各喷出一团白气,一把抡起自个儿的俩大斧头,便雄赳赳气昂昂地跨步走到坝子里,仰天大吼:“谁敢打伤我闺女,纳命来!!”

不等卫泽言站出,平儿媳妇已经收拾好了情绪,花着脸跑到她爹身边,指着卫泽言夫妇,恶狠狠道:“爹,就是那个破鞋,你看!她现在又在招男人呢?!刚刚就是那个男的踹了我,爹,您可一定要帮我报仇,要把这对奸+++夫+++银+++妇给俩斧头砍啦!!”

“嗯?!”严大强沿着平儿媳妇的手望去,脸上露出惊讶的目光。

京书棠被平儿媳妇的话气得吐血,回道:“我呸!!你少胡说八道!什么叫奸+++夫+++银++妇?这是我正经相公!要你多嘴?”

接着,见严大强还巴巴地望着,便走上前去,义正言辞道:“严大叔,您疼自己女儿,我不管。可是您女儿三番两次无理取闹,打骂我和我儿子,我再怎么忍耐,也只能得罪了!”

“您,您说什么?”严大强俩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大,不可置信地看着京书棠,他本不愿相信京书棠的话的,可是,京书棠那一边脸还红着呢,那一巴掌是谁的杰作,他几乎不用猜。

“爹,您被听这狐狸精胡说,她就是这样在村长面前污蔑我的!爹,您可得给女儿报仇啊!”平儿媳妇说谎的经验可是海了去,更何况这里孰亲孰远这么分明,还需要她多说么?

“我胡说,呵呵。”京书棠不怒反笑,“你婆婆都还在这里呢,要不你跟你让你婆婆来说?”

安婆婆半天插不上一句话,这时京书棠终于给了她机会,可是平儿媳妇两眼一瞪,抢在她面前道:“这农村老太婆字都大字不识一个,你让她来说,她能说什么?”

“你!!亲家,这,你可是看清楚了的啊?”安婆婆气得蹬脚,对严大强道。

第六十四章 爹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