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走吧。”卫泽言伸出另一只手来。

“走什么?”京书棠没好气道,同样都是人,怎么就差别就这么大?

“回房歇息。”

见京书棠呆呆地动都不动,卫泽言直接揽过人,把火折子拿低了点,道:“注意脚下。”

卫泽言比京书棠高了不少,京书棠被他搂在臂膀里显得娇小可人,莫名地,京书棠觉得脸有些发烫,这个灵魂是第一次和这个健壮的男人靠得这么近,她有些不自在,男人温热的吐息她的头顶都能感受的到。

这个姿势暧昧,可是,稍微一抬头,男人那俊俏无比的脸上的正气禀然,又容不得她脑子里有一丝一毫的++++++亵+++渎。

京书棠自认自己不是什么柳下惠,美男当前,不揩+++把++油真是对不起祖宗的栽培,可惜…

有那贼心,没那贼胆啊…

京书棠不由地想起那晚上,他们两人来到这个房间,不容京书棠开口,卫泽言十分自地拿着个木头当枕头往地上躺那正直模样,京书棠脸上那叫一个尴尬呀…

她默默地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原主也算长得人模人样的,这便宜相公怎么就不行使他独有的权利捏?

京书棠一面收拾起被子,一面懊恼。

“十两银子。”浑厚好听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嗯?”京书棠转身,仰头,男人的脸在月光下尤其好看,特别是他手里还摊着白花花的银子。

“严大强他给了十两银子。”卫泽言又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

“十两?!”京书棠一回过神来,立马蹦跶起来,“我不是告诉你五十两吗?”

“他没带多的。”卫泽言脸上还是淡淡的,仿佛他手里拿着一件普通的东西而非珍贵的银子。

“没带多的你不会让他打借条呀?”京书棠气呼呼压着声音怕吵着已经休息的安婆婆和谨行。只能仰头怒视着卫泽言。

可是,卫泽言那一脸“视金钱如粪土”的臭屁样让她没办法。

京书棠抹了一把脸,揉了揉仰得酸疼的脖子,对卫泽言命令道:“坐下!”

看样子有必要给这刚从大家族里脱离出来的二少爷树立一个正确的金钱观!

卫泽言眼里一闪而过微不可见的惊讶,但还是一言而行,在京书棠的床上正襟危坐,好像是坐在一把高贵的椅子上而不是一张破床。两手放在膝盖上,眼观鼻,鼻观心,心观天明。

京书棠一见,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再多的火气也被浇熄灭了。

卫泽言听到这个银铃一般的笑声,心里有些痒痒地,眼中的女子巧笑如焉,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娘子,是如此好看,好看到让他失神。

只是…

卫泽言沉下脸,在月光下,那脸上的手引子还是很明显的。

“疼么?”手已经先于意识抚上京书棠的脸。

“你说呢?”京书棠抱手没好气道,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抱歉。”卫泽言垂下头,眼里满满的愧疚。

~~~~~三爷的话:乃们可看粗男主的属性否?

第六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