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大爷先不忙。”

“何事?”

京书棠谄媚地眯起眼睛,露出市侩无比的笑容,搓着手,讨好着凑近了,道:“这银两之事。。。”

“滚滚滚,离老子远点,你要钱,先医治好了再说!”那老大拿着棒子威胁着。

“小妇人这里是先交定金的。”京书棠向后一躲

“呸你个穷酸的臭娘们,你要多少?” 那老大手握着棒子晃了晃,恶狠狠道,那股子狠劲仿佛只要京书棠道了他不满意的价格,就得打人了。

“十文钱。”可惜京书棠毫不畏惧。

“呸!你打劫呀!”那老大拿着棒子在京书棠头顶上挥舞虚晃,棍棒带风呼呼呼的,光是听声音就知道那棍棒上带了多大的力道。

京书棠咬牙切齿,见不能硬碰硬,便拿出杀手锏,便嘤嘤哭泣,双手抱起躺着的虚弱无比的卫谨行,道:“我儿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

此时,谨行缓缓睁开眼,美腻的大眼睛散发出盈盈萌宠之光,他微微张嘴,发出只有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才独有的稚嫩之音:“叔叔。。。我饿。。。”

好。。。好强大!!

几位堂堂男子汉深受致命一击,后退三步。

。。。

“到了,就是这里。”

京书棠背着药材,一把将卫谨行扛在肩上,抬头一看,哟,衙门?

“小妇人有眼不识泰山,几位大爷竟然是官爷?”

“官屁呀官!”那为首的老大领着京书棠进了门口不起眼的小木门,脸上略有颓丧,道,“哥几个在这里替别人东奔西跑,也就是混口饭吃,哪里赶得上那些真当差的整天坐屋里舒服呀?看你这小娘们也面善可怜,你就叫我黎大哥吧,你旁站着的,是张二娃。”

京书棠向张二娃微笑示好。

到了病人住处,那小屋门一打开,京书棠一下就懵在那里了,这哪里是给人住的地方,阴暗潮湿,脚下还有湿虫爬过,四周晾着臭烘烘的衣物,遮挡了窗前阳光,这本来就是 七八月的天了,小屋里闷热地让人感到焦躁, 混合着一些奇怪的“男人味”。京书棠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床前角落传来一人幽幽道:“黎哥,你们回来了?”

“吴二,你别起,躺着就好,来我给你介绍介绍大夫。”

“黎哥,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你怎么能请大夫呢?这。。。这得花多少钱呀?”

“别给哥扯些屁用没有的东西,多少钱,哥都包了!”李老大拍拍胸膛,脸上是豪气的笑,“你家巧英媳妇都怀着孩子了,你这病要是再拖着,你家可咋办啊,这日子,总是好好好过的。”

听了一席话,吴二也心里一阵暖流流过,却只能感激地点头,眼里似有泪光。

“病人就是这位吧?”京书棠自个搬了个凳子,坐在床旁,就着被褥,让吴二把手放上,自己垫了块诊布搭在他脉上,开始一本正经地号脉。

“大夫贵姓?”吴二道。

“免贵姓京。”

第七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