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 过去

  一个个步骤做下来,就算是京书棠这般身壮力强的年轻人,也有些吃不消,除去皮毛上的杂物过后,看什么东西,都是重影的。

不过还好,她把最繁杂的工作都做完了,剩下的就是看安婆婆的手艺了。

“书棠,你这兔皮要不要染些香啊,我见店铺里面,有些兔皮染了香挺好的。”安婆婆用手在兔子皮上比划,量着尺寸。

“不用。”京书棠摇头,道,“经过精细处理的皮毛,一般是不会染香的。首先是好的香料很难去调制,其次是在卖给商家时,若你染了香反而让对方以为你是用香味盖住皮毛的腥味,被认为手艺不到家。”

安婆婆了然地点点头。

这晚,二丫和二柱连夜离开,所幸的是雨停了。

京书棠一面给卫泽言铺上新的床单和被套,一面责怪道:“这家里也不是完全住不下,干嘛让他们这么快就走人啊?”

卫泽言站在窗旁,看着乌黑的天空,负手而立,许久,有些道:“朝中朝外,都不太平。”

京书棠闻言挑眉,这话听着听着,怎么感觉不对味啊?她扭过头,不解地看着卫泽言,道:“你要出去打仗啊?”

卫泽言淡淡苦笑,摇头道:“卫家到现在都还是关键时刻,朝里多少人都盯着卫家的一举一动,只要一抓了出来,就可以斩草除根,哪里还轮到我去战场杀敌立功?”

“杀敌立功,这么说来,边关真的出事了?”京书棠眼睛睁地大大地,一错不错地看着卫泽言。

卫泽言眉头紧锁,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边关的事,要说是军++事++机密也说不上,可不至于让这穷乡僻壤也知道吧?

难道是他表现地太明显了?卫泽言暗骂自己一声松懈。他抿了抿唇,眼中闪过一抹探究之色,这个女人,真的是变得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她给他的惊讶,实在太多了。

“果然如此。”京书棠摇摇头,见卫泽言还望着她,眨眨眼睛,道,“我猜的。”

卫泽言明显不信。

京书棠继续道:“你是将军,能让你挂心的,除了打仗就是徭役,很明显,前者的可能性明显大于后者,毕竟徭役,是一件很吃香的差事。”

卫泽言听后不再说话,从小兵到将军,他一步一步走来,见过血肉模糊的身躯,见过狼烟四起的战场,见过死里逃生,战争,绝不是轻飘飘的两个字,他以前的成就,全是用尸体堆积而成的。

那些战士,让他还记得,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非一个杀人的鬼怪。

京书棠见卫泽言脸上沉重无比,怕是想到了许多往事,便转了话题,道:“那,二丫和二柱俩人今天来找你,是因为家里的事吗?”

卫泽言定定地看着她,有深思也有探究。

京书棠被她盯得有些,心里有些发毛,三下五除二把外衣++++脱++了,没好气道:“是你以前的事,就不说了,省得你嫌我多嘴。”

真是的,明明就是关心他,他还在那端着…好心当做路肝肺。

接着,京书棠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此时卫泽言的声音从背后沉沉响起,道:“书棠,你的嫡长姐,还活着。”

第八十五章 过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