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一章

  卫泽功有些痴迷地看了一眼京家嫡长女京书礼美丽动人的脸,可惜京书礼只是安然自若地端着茶杯,端坐在稍小一点的红木椅子上,好像个正经女儿一般,紧紧地挨在卫老夫人的身旁。

她眼皮也不抬,腾腾热气映着她的容颜有些模糊不清,尽管京家没落至此,她也依然是她高贵的京家嫡长女。

卫泽功略带颓丧,转过身便消失不见,嫉恨地看着卫泽言。

“庶二哥,这话本不该由我来说,可是父亲大人和我大哥实在太纵容你了,”他对卫泽言继续道。

“当初,和你定下婚事的,是京家嫡长女,可最后呢?那个什么庶女又突然蹦出来,最后居然…做了如此荒唐的事,这其中,不用我说,相信庶二哥你也能猜出一二。庶二哥,你想想,这样无耻肮+++脏的女子,你还守着她干什么?”

门外的京书棠听闻,皱眉,抱手不解,她做了什么,就无耻了?就肮+++脏了?

此时,正巧卫老夫人开口,道出了京书棠的疑虑。

她一拍桌案,两眼一瞪便怒道:“老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初那个小贱蹄子作了什么瞒天过海的事?今天书礼也到了这里,有什么话就当面儿说个清楚,要是这小蹄子从中作梗,本夫人绝饶不了她!”

卫泽言闻言,挑了挑眉头,确实,都过了这几年了,他也想知道,这背后的故事。

卫泽功刚想开口,却被京书礼抢过话头。

只见京书礼放下茶杯,拿起帕子就嘤嘤哭泣,道:“卫姨妈,这件事,还是不要说了吧?省得听了白让你糟心。”

卫老夫人一看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就软了半分,揽过她的头,宽声安慰道:“我命苦的儿啊,这些年,你受苦了呀!你我虽然并无亲血缘关系,可我一直和你颇有眼缘,我没有女儿,便一直把你当我亲闺女。”

她捧着京书礼的脸,为她擦干眼泪:“当初,我也是认准了你作我的儿媳的,谁知道,一大早起来,却是那么一个人?看得我…哎呀…要不是老爷拦着,哪里能让你今天受这么大的委屈啊?”

以前,京书礼的奶奶八十大寿,卫老夫人赠送了他父亲本打算进贡给宫里的夜明珠,博得头筹,奶奶一高兴,认了卫老夫人作干女儿,白让京书礼认了这个便宜姨妈。

京书礼哭得不能自己,要不是卫老夫人不停地劝阻宽慰,兴许早就哭晕过去,现在即便是醒着,也是一副自己不能承受的样子。

京书礼原本就美丽动人,现在美人哭的梨花带雨地,卫泽功看的肝肠寸断,卫泽德拿着茶杯若有所思,只有卫泽功听着这般哭哭啼啼声,皱了皱眉头,心里颇为不耐。

卫老夫人在大家族的深院里纵横半百,一看这样子,就知道里面大有文章,道:“好孩子,快告诉姨妈,当初是发生了什么?”

京书礼哽咽地擦干眼泪,提了一口气,道:“卫姨妈,当初,京书棠,她…她迷晕了我。”

第九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