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阴谋

  正值晌午,不同于北边的春寒料峭,这里已经是闷热的气候,他们侯了一天一夜。其中一位锦服男子面上渐渐露出一丝急躁。

“来了,来了!”

盯梢的侍卫看到从远处奔来的人,连忙喊了句。

锦服男子连忙迎了几步,来人单膝跪地禀告到:“昨夜‘地宫’与一批黑衣蒙面人相互厮杀,顾鸿被乱箭射中肩膀中毒,沈家小姐受了惊吓昏迷过去,已经请了大夫上山,似乎要耽搁几日。”

“‘地宫’向来行事隐秘,从未失手过,怎会与人厮杀?可查清楚是何人?”

“回二爷,属下只得知是位少年公子,看侍从装扮,似是江湖中人。”

锦服男子面色阴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策划好万无一失的局却被江湖厮杀给冲散了!

侍卫见自家主子阴着脸不说话,遂上前建议道:“二爷。‘地宫’箭毒非一般人能解,不如咱们上沉香阁,就说是去玉江城,岂不是可以顺路送沈家小姐,在顾鸿那里也能落个人情。”

沈倾歌掀起一角打量着车外的街道。虽没有京城繁华,但也因为地处三国交界,熙熙攘攘的人流众多。那一世,为了他,她的手上沾染了太多无辜的鲜血。沈倾歌轻轻吁口气,突然觉着有一种午夜梦回的悲怆感。

一行人来到福铎客栈,掌柜的直接将他们迎进了后院的上房,白衣少年并没有隐瞒自己是客栈幕后的东家,反而当着沈倾歌的面查看账本,一一询问其余产业的收成。

沈倾歌心想他是真将自己当了身边的小厮,还是当自己真是十岁孩童?不过她瞧着那些“烂账”和微薄的收入,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心想这“少东家”到底多长时间没过来察看,尤其是看到他竟然没看出账本有鬼,反而对那掌柜的说“幸苦”二字,她心思一动。

少年面上闪过一丝力不从心的疲惫感,轻轻的啜了一口茶,这才似乎记起还待在自己身边的沈倾歌,连忙起身抱拳致歉:“适才心烦一时失礼了,还望沈小姐莫要怪罪。天五,带沈小姐去客房,沈小姐有任何需要你自当尽心照办!”

天五面无表情的应了声,做了个请的姿势。

沈倾歌离开之际目光瞟了一眼堆叠在少年面前的账本,红姨娘亲自送自己出门,给她备的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如果能得到这些产业,她只要稍加改动加以利用,可是财源滚滚,落在不懂商的人手中,是多么可惜啊!

少年目送着沈倾歌离开,嘴角扬起一抹笑,光色流离,他的手轻轻覆上账本,突然淡淡开口:“怎么办,突然不想早早的死了!”

回到客房,同样扮成小厮的小桃已经换回了女儿装,她正兴冲冲的收拾东西,看到沈倾歌立即兴奋又有些害怕的说:“小姐,您看这些都是天六大哥送来的,有女儿装还有男儿装呢!小姐,这一路上小桃心里既是紧张又是兴奋……”

“你喜欢这样的生活么?”

沈倾歌坐在床榻上,眼睛盯着小桃,问得认真。

第9章 阴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