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3章 他的心思

  其实,沈倾歌知道自己话说到那个份上,只要慕容景铄是个做大事的人,定会救下那些人。她只想知道自己病魇中有没有胡乱说话,那个人城府极深又善揣度人心,她不想有太多的接触。天五走进来看到沈倾歌一脸倦容冷冰冰的责备小桃:“小姐刚醒过来身子还弱着,你那么多话还让不让小姐休息!”

哼!

小桃被天五训斥了气呼呼反驳:“前日里你不是仗剑拦着世子爷不让进小姐的闺房,说什么会毁了小姐的清誉,怎么到你这儿就没了规矩!”

天五一滞,随即从容道:“我不一样。我是小姐的近卫,必须近身保护小姐。”

“啧啧啧,还近身保护,那我问你,小姐怎么月、昏倒在世子爷的车子上?”

“你……”

天五想到那天慕容景铄抱着沈倾歌情景,气不打一处来,脑门上的青筋凸起了,一张俊容恼怒的发红。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知道一天斗嘴。天五说得对,咱们自己人,没那么多规矩。”

徐大夫回到了城里,直接去见世子爷。

慕容景铄听说沈倾歌醒了并无大碍,赏了徐大夫又唤阿延送些补品去庄子上。

“爷不去看看吗?”

阿延明白世子爷的心思,出门时多嘴问了句。

“若她是个聪明的,定会前来道谢!还有,撤了暗人。”

慕容景铄嘴角弯了弯踱步而去,他直觉沈倾歌很有主见,绝不能让她洞察了自己的心思,那丫头避自己如洪兽,若察觉了恐怕更要逃得远远地。她毕竟刚满十二岁,一切,都她及笄了再说不迟。

慕容景铄走过亭子时放慢了脚步,她的音容相貌似乎就在眼前,警惕的眼神,做小伏状的姿态,聪明的说起眼下时局,发病时令人疼惜的沧桑感,无比清晰的浮现在眼前,她病了,他多想日夜守在跟前。

他在想,自己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为何却对她一眼便上了心。

“阿寅!”

“属下在。”

一个黑影瞬间跪在身后听从指令。

“去一趟京城,打听打听有关沈倾歌的事,她以前的事,为何会送来庄子上……还有她跟谁关系亲密些,这一路上是谁护送?”

阿寅只微微一顿,立刻应声离开。

几天后,沈倾歌身体好多了,小桃搀扶着她到院子里坐坐,下午的时候,她还会去学堂跟孩子们听听‘惊鸿’先生讲历史传记。

她尤其喜欢听三百年前开疆辟土一统十国开创君主制的少年皇帝的故事,其中有很多流传至今的有名的战役。

“先生,昭帝那么英明神武,怎么只留下传说,却没有任何文献记载?”

问话的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以前祖上也是个风光的官宦人家,后来落败了,就迁到了杏花村。

‘惊鸿’先生颦眉瞥了眼那孩子,目光又落到了他身后的屏风上。

是她的意思吗?

“昭帝曾遗留一本通今晓古、工、农、商,兵的‘天书’,新君登基三十年未有子嗣,天师卜算出帝君乃异世游魂,有伤天命,需焚烧‘天书’以敬天命,然而‘天书’一夜间被盗,牵连数千人为此丧命,史称“千人斩”。至此,‘天书’被后人视为‘禁书’,再后来,被人们视为不祥之物,几百年过去了,朝代分分合更替至今,‘天书’也好,‘禁书’也罢,都成了久远的传说。”

第33章 他的心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