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5章 生不如死

  石大勇说着从胸口处掏出一个满是血渍的帕子,严严实实包着两层,他铺开了双手呈到桌案上。

南阳王捧在手心浑身猛地颤抖,一口气堵在胸口岔气了,身旁侍奉的内侍连忙替他顺着,喝了热开水才好了点,再也顾不得面前还有人,泪流满面,喃喃道:“我的五儿(沈文裕)去北辕时要了我常年佩戴的玉佩挂在脖颈,笑着说‘五儿怕冷,这暖玉以来可暖和五儿的身体,二来可闻到父亲的味道,五儿带在脖颈,就会与父亲父子连心!当时他只是宽慰我,却不想这一去,竟是天人永隔……五儿,父亲定不会让你枉死!”

书房内静悄悄的,待南阳王恢复了平静,百里尧起身告辞。

“请转告太子,作为至交他已经做到很好了,剩下的,就交给我这个父亲吧!”

百里尧应了声,南阳王神色复杂的望着石大勇三人,面向百里尧:“这三位义士连同他们的两位兄弟就交给本王吧,他们为此受了牵连,本王定当好生言谢!”

苏鹏空立刻偷眼瞧了一眼百里尧,心中直道六弟果然猜的没错,这老狐狸是想将他们一网打尽,以除后患。

百里尧还未说话,苏鹏空连忙开口:“王爷言重了,我们兄弟五人既然了却了这桩心事,就要回去照顾顾璃兄弟,实在是不敢久留。”

“顾璃?黎城少年商才顾璃?”

南阳王脱口而出,目光却落在百里尧面上,神色顷刻间冷峻。

她还是不相信自己?

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百里尧心底隐隐一阵失落,遂点点头道:“不错,在我找到他们时,已经是顾璃的结拜兄长了。”

“顾璃也知道此事?”

对于顾璃的传言,南阳王也是半信半疑,可是想到自己儿子的惊才绝艳,他又信了几分。只是,无奸不商,顾璃那样的身份为何会跟这些人结拜?他想做什么?

“知道一二。他们曾跟顾璃说过琦疆之事有内情,亦是他们几人的心结,而我刚要跟他借这五人,也是琦疆之事,所以,两人跟顾璃一起,这三人是用我的三个隐卫借来的。”

“原来如此,看来是本王想的不周。高怜,给五位侠士每人一千两黄金,派人送过去。”

“王爷使不得!”一直沉默着的石大勇突然开口阻拦,脸色更加凝重,苦笑道:“我们兄弟五人虽被蒙蔽,却也难逃其咎,此番冒险前来也只为赎罪,这黄金断不能收。”

“怎么,你们是瞧不起本王?比起本王儿子的冤情,区区千两黄金算什么?你们也是被连累求得心安,本王也是求得心安!”

石大勇见南阳王脸色一沉,不怒自威,眉头纠结着,语气中也似乎释怀了,弯腰拱手:“如此多谢南阳王,我们兄弟却之不恭了。”

看着他们离开,南阳王的脸色变了,起先流泪浑浊的眼睛里射出簇簇仇恨的火花,他深呼吸了几下,转身往书房走去。

“王爷,如今用钱之际,真要送了?”

“哼!本王要他们有命拿,没命花!小五的血债,本王要一寸一寸让他们偿还,本王要他们这些侩子手,生不如死!”

南阳王一拳砸在桌案上,盯着包玉佩的帕子上,那株用鲜血匆忙中画着的玉兰。

第45章 生不如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