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酒后吐真言

  南阳王府,密探来报,说百里尧今日带了那几人去醉梦楼的画舫裳荷了。

“顾璃呢?”

“顾璃带了一个侍从去醉梦楼,在云海厅喝酒作乐!”

“给宋娘送些金条过去,让她好好着人侍候,务必‘醉生梦死!’”

最后四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口,密探应了声闪电般离开。

宋娘不可思议的看着蒙面人,半张着嘴道:“你是说那白面书生就是鼎鼎大名的顾璃?”

蒙面人放下金条从后窗悄无声息的离开,等于默认了宋娘的疑问。外面传言顾璃年仅十四五岁,最近从天一居却传出顾璃是个年轻公子,那密探将贾长生认错也不怪。

顾璃究竟是年纪小好玩,她挑了柳依依、宋丽丽两人在露台陪他玩掷股子,他输了喝酒,二人输了脱衣裳。一会儿功夫二人脱得只剩肚兜和衬裙,此时已致黄昏,气温温凉,二人忍不住一阵哆嗦,相互递了颜色很快联手给顾璃灌了几杯酒。

顾璃伏在桌案咳嗽的时候偷偷含了颗‘百毒散’,眸光凌然杀意浓。

几杯酒下肚,顾璃眼迷离,从怀中掏出两锭金元宝扔给二人,口齿不清道:“好好表现,爷有的是金元宝。呵呵呵,一人一千两黄金,整整五千两,五千两,嗝——南阳王果然是个好爹……嗝,那世子泉下有知……也该……也该瞑目了!”

柳依依和宋丽丽对视一眼,一边劝酒一边柔声问道:“南阳王可是这南阳的天,得了王爷的垂青,公子爷飞黄腾达了!”

“什么飞黄腾达,我告诉你,那是,那是……嘿嘿嘿,这可是秘密,南阳王说了,此事事关朝廷社稷,要保密。诶,你们说……这么大的事,南阳王他……他不会将我们兄弟杀人灭口了吧!”

“公子爷喝醉了,奴家扶公子爷进去歇息!”

二人要搀起顾璃,却被他甩开了,他混混僵僵的摇晃着身子指着二人道:“爷要听曲儿,你,给爷跳舞去,爷要听艳俗的……嘿嘿嘿……”

云海厅的淫词浪调和宋丽丽半裸着的舞姿引得湖面上的画舫纷纷停驻在周旁,公子哥儿们纷纷爬到到甲板上伸长了脖子吆喝着一饱眼福,心想这是哪家公子这么会寻乐子,突然,跳舞的女子翩然而至在众人完全可的见的地方,拉长了声音喊道:“顾璃公子今日高兴,在场之人人人有份,不管贫富贵贱,进了醉梦楼这一夜的风流有顾璃公子请客!”

突然呼啦啦的涌进上百人,宋娘吓了一跳,听说顾璃公子请客的事,几乎是小跑着进了云海厅,却见春娘哭红了一双眼,而‘顾璃’公子一脸黑沉,再看露台上,那位小爷玩的不亦说乎。

“顾,顾公子,外面来了上百号人,说是您请客请他们来醉梦楼?”

宋娘说的有些语无伦次。

“怎么,怕小爷给不起银子?”

顾璃摇摇晃晃走到宋娘面前,在她的目瞪口呆中拿出一张银票摔在地上:“五百两黄金,够么?”

第50章 酒后吐真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