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魔怔了

  小桃转过脸,却看到小姐面带愠色,目光清冷的望着自己,遂咬咬下唇,不情不愿的挪开了身子。

四目相对,顾鸿有点尴尬,他听说沈倾歌生病昏迷了半年后醒过来,性格变得内向冷淡,整日里病恹恹的不出院落,也不愿见人。却没想到如今她整个人好似变了,不再是那个让他一见就厌恶矫情娇蛮的大小姐。

“表哥看夭儿的目光怎么怪怪的,不会是以为你的表妹被人掉包了吧?”

沈倾歌笑着打趣一句,很快那笑意被剧烈的咳嗽打断,小桃连忙帮她顺气,顾鸿觉着沈倾歌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就连嘴唇也是泛白,那一刻,他心中萌生出一股怜惜,只恨自己不懂医术,不能帮着她。

用过晚膳,沈倾歌披了件大氅,在小桃的搀扶下往沉香阁的思过崖走去,刚穿过月门,顾鸿迎面而来。一身白衣的沈倾歌让顾鸿及其陌生,什么时候起,他好像习惯了一身红衣,永远光彩夺目的沈倾歌,即便在营地,他只要看到红色,就能想起那个让他讨厌恼火的沈倾歌来。

他很想和以前一样怒目圆瞪,可是现在她孱弱的一经风吹就能消失了般的沈倾歌,怎么也怒不起来,厌不起来。

“夭儿听说云峰山的桃花在月色下犹如人间仙境,表哥自小随舅舅边关历练,想必也是从未曾见过。”

沈倾歌的说话的语速不是很慢,却温婉动听,说话间一直盯着顾鸿的眼睛。

顾鸿讪讪的撇过眼睛,将身后一小坛子递到小桃手边道:“适才同若光禅师那儿讨了些药酒,你去温一下送过来。”

小桃得到主子的颔首接过药酒走了,少刻转过身,露出梦魇了般的表情。

天呐!我是没有做梦吧!

少爷居然搀扶着自家小姐,而且微痀着身子走得小心翼翼。

惊讶的何止是小桃,就连顾鸿的几名亲信都呆若木鸡,耳边似乎还听得见自家主子见了沈倾云一面后的骂骂咧咧。

莫非是他们家主子也魔怔了!

月光如水淌过云峰山的漫天桃花,粉白相间的桃花似不甚娇羞的芳龄少女,那一株株桃花明明是一样的,却又感觉是独立的,娇媚各异的少女,然而,谁都不会觉着妖娆的桃花有多娇媚的俗气,反而让人感觉圣洁无暇,似遗落凡间的仙物。

桃林中一双眼睛也不自觉的眯了眯,突然改了主意,吩咐下去留了这二人。

此时,顾鸿偷瞄着沈倾歌的侧脸,心中亦是如此的感觉,恰好沈倾歌回过头被捉了个正着,一张俊容腾的红了,他连忙掩饰的干咳一声道:“看到这绚烂的桃花,我想起了祖父为你取小名的情景。”

哦?

“那年三月初春,你刚满白天,大家都在院子里饮酒宴席,突然一阵风拂来,满树的桃花翩然飞舞,居然如蝴蝶般萦绕在你的身旁,祖父便大笑道‘这正是古人所言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我们小夭儿就是这桃花仙呢!”

第三章 魔怔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