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卖身葬爷

  沈倾歌这泪水不做假,再活一世,她依然无法挽回母亲的早逝,擦拭了泪水这才轻声道:“原本是早该来给长公主请安,只是大病初愈怕过了病气,遂修养了些时日,如今身子好了,便赶紧过来请安,还请长公主莫要见怪!”

“你这孩子这是什么话,本宫与你外祖母是帕交,即使她不写帖子与本宫,得知你来庄子静养,本宫自然是要照看你。以后在这玉江城,谁敢欺负你,便是与本宫过不去。嫣儿,传话给来福,让他去府衙打声招呼。”

嫣儿应声下去了。

沈倾歌心中冷笑,真正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谁能想到几乎是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大长公主还是个贪权敛财之辈。

寒暄了一会儿,沈倾歌起身告辞,大长公主硬是要留她用饭,沈倾歌推辞出来久了身子困乏,大长公主便唤嫣儿送出去。

出了公主府,沈倾歌两只手握着嫣儿的手怯怯道:“我初来贵地,年少无知,总不能事事劳烦长公主,日后还请姐姐多多照顾!”

嫣儿只觉着手心中透心的凉,心下大惊。她跟在长公主身边这些年,对珠宝美玉也略懂一二,可是再退回去吧,反而让人见了不好,便也收下了。

“沈小姐放心,就冲着这声‘姐姐’,嫣儿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分,有什么不懂的事尽管说。”

送走了沈倾歌,嫣儿一阵恍惚,适才跟自己说话的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吗?再低头看看手中玲珑有致的玉佩,不仅质地罕见,就连做工也是一流的。再想想她送给长公主的见面礼——长公主寻访了几十年的凤血玉。到底是这沈倾歌的玲珑心思,还是她背后的顾家出谋划策呢?算了,想那么多干吗?若非自己对这沈小姐投缘,就算再珍贵的东西她也是不会收的。嫣儿甩了甩头走了进去。

沈倾歌靠在蓝色粗布抱枕,心中盘算着,她现在可谓是一穷二白了,仅有的两件宝贝都送出去了,黎城一年后才能分红。

马车沿着玉江城所有街道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香满楼’的门口。

刚要走进去,小桃突然指着对面说:“小姐,那孩子真可怜?”

沈倾歌看了过去,是个衣衫褴褛的瘦弱孩子,大概五六岁的年纪,正对着一个戴着黑帽的锦袍男子哀求,他身后的匾额上写着‘木记米行’。

这年头,卖身葬父的有什么好奇怪,五贯钱买个奴谁不愿意?

沈倾歌只微微一皱眉走进了‘香满楼’。

“求求你,行行好吧,我只要埋葬了爷爷,做牛做马终身不求回报!”

蓦然,沈倾歌驻足,果然听到有人议论:“这家伙,好大的口气!”

“天五,替那孩子葬了死者带回来。”

二楼的雅间,一眼望过去,可见半条街,尽管暮色已致,大街上反而人流熙攘,叫卖身此起彼伏。

沈倾歌的目光一直落在‘木记米行’旁边不显眼的摊子上。

第十五章 卖身葬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