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为青雀欠人情

  当沈倾歌真真切切的见到金镶玉时身子一颤,前世,这块金镶玉到她手中时沾染了血迹,为了赵睿轩的大计,她让无名去追杀金镶玉的主人……呵呵呵呵……真是善恶有报天道轮回……沈倾歌庆幸自己此生遇到这个孩子。她终于明白,青雀的“爷爷”并非是惹了官司,恐怕是被人发现追杀,而现在金镶玉去了一趟当铺,沈倾歌决定不去冒险。

“姐姐,你为什么要送青雀离开?青雀很听话,青雀会劈柴……”

青雀睁着黑漆漆的大眼睛,他心中明白姐姐的好,可是他不愿意离开。

沈倾歌俯下身,抚摸着青雀的头暖暖的说道:“青雀难道不想保护姐姐,让姐姐过上好生活吗?”

青雀望着沈倾歌温暖的容颜,突然抱住沈倾歌,泪水湿透了她的衣裳,他哽咽道:“青雀明白了,青雀长大了一定会保护姐姐,再也不让姐姐受苦!”

抚摸着青雀单薄的脊背,沈倾歌很是欣慰。

这一世,她一定要让青雀平安的长大,娶妻生子,和和美美的生活。

天五以为沈倾歌会给信,却不料她只要自己带个口信:青雀的事,拜托你家主子了,就说,我沈倾歌欠他一个人情!

身边有百里尧的人,虽说天五对自己很忠心,但那忠心毕竟是对百里尧的忠心,所谓受命于忠,就如百里尧所言,他所有的家产都在她的掌握中,派一个人在她身边也是人之常情。所以,有些事也没必要刻意隐瞒,今生她既选择为商,和上位者打交道在所难免。何况,百里尧的身体还是个未知数。

百里尧听到这番话,难得的笑了。

让那么精明的女子欠自己一个人情,还真不简单。想到起初她对自己身份的拒绝疏远,百里尧命天一好好查查青雀的身份,她到底和青雀是什么关系才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

来回三天,天五刚回来,就赶上了沈倾歌的‘大事’。

‘香满楼’和往常一样生意兴隆,可是中午的时候,来了几位客人嚷着要喝“美人醉”。

“对不起,本店从未听过有什么‘美人醉’。不如几位客官尝尝‘玉江春’如何。”

店小二眼尖,看出这几位爷不是本地人,立刻推出玉江有名的酒水。

听了店小二的话,以为络腮胡的男子一拍桌子叫嚣道:“怎么,欺负爷是外乡人?爷这一路过来喝的都是‘美人醉’,偏偏到了你地儿却说没有?”

店小二点头哈腰连忙请了掌柜的过来。

田掌故赔笑道:“几位爷不知是打哪儿来?”

“刚从黎城过来,怎么,怕爷给不起酒钱?”

啪!

大汉摔下一锭银子,怒目瞪着掌柜:“爷喝得起‘美人醉’。”

掌故的看了眼锭子,心知这爷不是找茬儿的,遂连忙打着哈哈上菜,又对着其他几位爷作揖:“蔽店消息闭塞,真的不知‘美人醉’,还请几位爷赐教,若真是好酒,自然禀了掌柜的寻来。”

第十九章 为青雀欠人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