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心生怀疑

  沈倾歌泡在浴桶中,感觉四肢百骸都舒展了,这些日子来绷紧的神情渐渐放松了,头脑也是一片清晰。

发生这么多事,她好好的回忆了一遍,重新梳理一遍,这其中有两件事让她心生怀疑。

头一件是暗袭那夜木棉树突然燃烧,百里尧没有喝下药酒却突然病发力不从心;第二件事便是在枫林亭子里,自己居然会安然的睡过去,她早已服用解药,任何迷药都不起作用,尤其是慕容景铄的出现让她心生警惕,怎会睡着呢?

突然发现,百里尧像团迷雾,她越来越看不清了。

想起百里尧,沈倾歌又想起冯岩一句话惹出的杀意。

天一说百里尧最恨有人说他晦气。

当年福泽王妃难产,王爷最后决定听从福泽王妃的遗愿剖腹取子,那夜大雨滂沱冲毁了皇陵南墙,皇上直言晦气。三年后福泽王爷为百里尧以身试药不幸中毒身亡,再后来,七岁的百里尧出天花,十天后他好了,而皇上最疼爱的祥瑞公主染上天花不幸夭折,自此,‘晦气’二字几乎成了百里尧的专用词。除了太子百里玄霁,皇室中人包括大臣们都警告自己的孩子离百里尧远远地。后来百里玄霁杖毙了用‘晦气’二字出言侮辱百里尧的伴读,又将参与的两个小皇子和一位世子打了个半死,虽然皇上为此震怒差点免去了太子位,但自此再也没有人敢对百里尧出言不逊。

“呵呵,这遭遇还真是跟我像啊!”沈倾歌自言自语。按照天师所言,她是在八岁姑母的葬礼上冲撞煞星命中带煞了,然后她十岁的时候克死母亲,煞气外泄使沈家上下染病,又克死大伯家的小儿子……然后包括外祖父谁都想不到这是陷害。沈倾歌忽而一笑,是啊,若非她大火焚身,若非她南柯一梦,也是料不到十岁的孩子被人陷害!只是,百里尧还是比她幸运的多,有那么一位敢冒着废太子的皇叔疼他,保护他,还有那么一丁点儿亲情……亲情——我有吗?沈倾歌闭上眼睛,沉浸在前世的回忆中,外祖顾家始终对她的不离不弃,还有大哥……其实她也有过,只是她被赵睿轩和梅疏影蒙蔽了,是她错了。

“是我错了!”

沈倾歌泪流满面,感觉周身泛冷,她慢慢的滑下去,双手环抱着自己,却依然感觉彻骨的冷寒。

枫林一夜间遭毒虫袭击,偌大的山坡一夜间寸草不生,树木枯萎凋零,到处是惨败景象。

官府查封,魔教的人前来寻人,却看到魔教圣姑‘美人蝎’被人生生的掏去了心脏,眼睛几乎瞪出眼眶,死状可怖。

于是,又流传开南阳王江湖发出悬赏令,又同‘地宫’做交易,接过为了一桩买卖‘地宫’和‘美人蝎’抢食引起夜战。

传言绘声绘色,总之顾璃的人头还好端端的在脖颈上,也有人传的很玄乎,说这是顾璃的一出反间计,不管如何,江湖中势力最大的‘魔教’和最神秘强悍的‘地宫’成了死对头。此事传到南阳王耳中时他正准备攻打琦疆最后一道屏障‘冶门关’,生生的吐了几口血昏倒,推迟了攻打时间,却让赵睿轩的大军及时赶到了冶门关,两军对持。

第七十五章 心生怀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