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9章 厚此薄彼

  比起姜云浅家的黄泥房和篱笆墙,王南兄弟住的房子和院子都是用从山上取的大石砌起的,院墙结实不说,也有一人多高,大门也是红漆的厚木板门,平时姜云浅在院子里做些什么,只要人不进院谁也发现不了院子里还多了个人。

即使生意做起来,姜云浅没事时在院子里炮制药材,只要把院门一锁,谁也不会起疑。

至于说会不会有人因院门上锁起疑,三人也商议好了,毕竟炮制药材也算是秘方,锁门再正常不过,不然谁没事都往院子里闯,难保不被人把秘方学了去。

商议好后,见夜已深了,即使将姜云浅藏在自家,这么晚的时候也不方便在一个屋子里待着,王北让王南去搬了一床被褥过来。

“浅姐儿,被褥都是新做的,你莫要嫌弃。”

“怎么会嫌弃,王北哥太客气了。”姜云浅百般道谢,比起自家那几床十几年的破被,王家这被子瞧着就觉着舒服。

王南在旁哼道:“我哥就是王北哥,我就是王南了?你也太厚此薄彼了。”

姜云浅与王北对视一眼,都知道这娃是在闹别扭,王北道:“浅姐儿别理他,这臭小子不能搭理。”

姜云浅却朝王南礼了一礼,真诚道谢:“今日多亏王南哥相助,浅丫谢过王南哥搭救之恩。”

之前见姜云浅态度上把他当成孩子一样哄,王南心里不服气,可被姜云浅如此郑重地道谢,王南倒不自在了,整张脸暴红,“浅姐儿太客气了,我也是看在生意的份上才救你,你可别误会啊。”

姜云浅笑道:“不管为何,总之是王南哥救了我,这份恩情我都记着呢。”

“行,你爱记就记吧,天不早了,爷要去睡了。”

说完,王南像身后有谁在撵似的跑出去,边跑边道:“哥,睡了睡了,明日还要起早收地。”

“知道了。”王北应声,与姜云浅会心一笑,“浅姐儿也睡吧。”

姜云浅“嗯”了声,王北退出去。

待王家兄弟离开后,姜云浅插好屋门,整理好床铺,抱着被子想这一天的事,不由得感叹这人啊,还是接触了才知道为人。

像王南,上辈子姜云浅对他印象那叫一个差,提起来都浑身不自在,这一世接触了才知道,这娃本质不坏,甚至还有点小可爱,虽然平日为人是嚣张一些,但同样也是热心肠,就像她的事,若是放在王北身上,估计王北嫌麻烦也未必会主动帮她。

可在王南把她带回来后,王北却没有犹豫地就决定助她,虽说他是看在王南的面子上,但姜云浅还是很感激,不然以王南那点心眼,没有王北提点着,就是把她藏在家里,用不了多久就得被陈家人发现了。

虽然她被藏在别的男人家里被找出来,陈家人肯定会因为她坏了名声而不肯娶她,可关系到陈文志的小命,陈家一定会把怨忿都发泄在她身上,陈家的怒火可不是此时的姜云浅能够承受的,甚至还有可能连累了家人。

第49章 厚此薄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