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负担

  “不嫁就不嫁,谁还稀罕了?”姜云冬把烧火棍一扔,“二姐,你就是人太软合了,才被她欺负上门,傻子也看出来陈家让她来提亲就没安好心,要我说,这种不安好心的贼婆娘,见一次打一次才对。”

姜云浅将烧火棍捡回来,捏着姜云冬的鼻子笑道:“就你主意正,行了,这事你也别管了,阿爹阿娘心里有数,知道是火坑了,怎么也不能把二姐推进去。”

姜云冬‘哦’了声,是二姐的亲事,她做为妹妹的除了能帮二姐壮壮声势,也不能给拿主意,到底怎样还是要听阿爹阿娘的。

回到屋里,姜云浅继续收拾药材,收拾好后跟夏氏打了个招呼,戴了顶斗笠,出门去隔壁五堂叔家去借小车。

五堂叔家有一架小的两轮平板车,姜云浅推着刚好,虽然车子小了些,不能把所有药材都装里面,但拉一车也抵得上她背五、六趟了,总比一趟趟往镇子里背要省事得多。

跟五堂叔打了招呼,借了车子,五堂婶冒着雨从屋子里出来,用小篮子装了八个鸡蛋给姜云浅,“拿回去给你弟妹们吃。”

姜云浅接过来,谢了五堂婶。若是重生前的姜云浅,对于别人的好意会当成负担,毕竟谁家都不富裕,拿了人家的东西就觉着欠了人情,往后可要怎么还呢?

但重生后的姜云浅,自信可以让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今日五堂婶怜惜弟妹们,她都记在心里,往后也会知恩图报。

回家,将车停在屋檐下面,鸡蛋拿到厨房,在锅里烧了两瓢水,鸡蛋洗洗放进去,让云冬看着火,待鸡蛋煮好了就让她跟弟妹们分了,再给阿爹好娘留两个。

云冬一见鸡蛋就馋的直舔嘴唇,本来家里也养过几只鸡,可阿奶说阿娘身子不好,阿爹腿也不好,孩子们又都小,说是帮着养,把鸡都抓到那边养着。

原说等鸡下蛋了就给送蛋过来,可鸡都养了三年了,他们是一只蛋都没见过,记得前年阿娘生弟弟,那时大姐还在家,带他们几个过去讨鸡蛋给阿娘下奶,结果被二叔家的弟妹们用棒子打了出来,还管他们叫讨饭的。

大姐气不过,跟他们理论,结果被阿奶打了个耳光。大姐也是倔的,没几日就卖身去了城里给人做丫鬟,只是卖身银子都被她自己握在手里,隔些日子回来时就给家里买些米菜,不然银子到了阿娘手里,用不了几日就得被阿奶给要去。

看来往后她能赚钱了,也要把银子藏的紧紧的,就像大姐二姐一样,不然这个家日子真没法过了。

姜云浅把药材一筐筐装好,上面盖上防水的草苫子,姜云浅跟夏氏打了声招呼推上车就要出门。

夏氏不放心,随后追了出来,说什么都要跟姜云浅一起去送药材,被姜云浅推回屋中,“阿娘,你身子弱,不能淋雨,就别跟着添乱了。”

话虽伤人,却是大大的实话,夏氏一想到自个儿病弱的身子,就抿着嘴一言不发,姜云浅再出门时,夏氏只是站在门前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细雨中。

第23章 负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