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活着,就不能太憋屈了!

  姜云浅相信,这株在县城里能卖五两银子的参,到了合记能卖上二两银子都顶天了,好东西她可不愿都便宜了那个张胖子。

至于前些日子采到的小人参,都加进姜夏氏的药里给她治病了,相信那副药再服上两个月,姜夏氏即使不能大好,也不会如前世那样只能再活十年了。

将人参小心地包好,揣入怀中,姜云浅正打算继续下山,却不想一转身竟然撞到了人。荒山野岭突然在背后出现这么个人,姜云浅受到惊吓,下意识就伸出手推了一把。

姜云浅年纪小,身子也瘦弱,但家中没有壮劳力,才十岁的她已经能跟着姜方下田种地,虽不及壮汉有劲,手上的力气却也不小,赶得上半大小子了。

一推之下竟把身后之人推出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哼哼唧唧半天也没爬起来。

原本伤了人姜云浅有些过意不去,但看清是谁后,姜云浅拍了拍怀里揣着的人参,冷笑道:“王南,你站我身后想做什么?”

说起这个王南,虽然是王家那边的子孙,但他阿爹却是二十几年前就到外闯荡,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姜王村,二十几年过去了,当时八岁的王南却随着兄长王东回姜王村认亲,就这样在姜王村住下,一晃三年过去,这小子果然还是如前世一般越长越歪。

想到前世王南就是姜王村一霸,没少带人欺负他们一家,姜云浅对他自然没有好脸色。

王南从地上爬起来,盯着姜云浅看了几眼,撇着嘴角道:“姜云浅,你把爷撞伤了,说说,怎么赔爷?”

姜云浅可气又可笑,“你跟谁充爷?别说不是我有意撞着你,就是冲着你站在我身后吓人,谁知打了什么歪主意,就是故意撞你又如何?”

王南楞着眼,“哟哟,你这意思撞了爷还有理了?爷也不跟你废话,把你刚挖的那棵人参赔给爷,爷今儿就饶了你,不然……”

“不然怎样?难不成你还敢硬抢了?”若是前世姜云浅或许会真被他几句话吓的扔下人参就跑,可经过一世之后,像王南这种小无赖还真看不上眼。

才十一岁的小混混,还真敢把她怎样了?

尤其是平日不学无术,整日在村子里惹事生非的王南,这次被他吓住了,下次绝对会变本加厉。

前世不就是样?这种人越是怕他,他就越是得寸进尺,姜云浅这一世就打算憋屈地活着。

王南没料到平日见了他跟耗子见了猫似的姜云浅竟然敢跟他对峙,一时间倒有些不可思议,上上下下打量姜云浅几眼。

虽然眼神变得更加闪亮,气质似乎也变的让他看不透,但还是那张被日头晒得黝黑的脸,衣服也是穿了几年满是补丁、下面又接了一节的破衣服。

也没瞧着有多大变化,王南想姜云浅就是虚张声势,他再强硬一些,那棵人参姜云浅就得乖乖给他。

以他的眼力,这棵人参去县城怎么也能卖几两银子,若是像她昨日拿去合记卖,还得便宜了张扒皮。

便宜谁不是便宜?大不了他卖了银子分姜云浅一半就是了。

第4章 活着,就不能太憋屈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