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阿爹在反省

  孩子们虽然年幼,心里却都清楚着,平日阿奶就是请都不肯来家里一趟,但只要家里有丁点好东西,阿奶不用请就会过来。

阿奶一来,家里的好东西就都没了,只是从前只是小来小去的东西,既然阿爹要尽孝,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自古百善孝为先,孝敬阿奶他们没意见。

可这次,整整半扇猪,阿奶竟然都没想着给他们留下一点解解馋?

难道阿奶的心是铁石做的吗?在他们吃香的喝辣的的时候不想着他们,他们也不怨,谁让他们就是不招阿奶喜欢了?别人的东西他们不羡慕。

从前的事就不想了,可这回明明是王家送给他们家的东西,还是答谢二姐救了南哥儿的东西,阿奶竟然那样理直气壮地都拿走了?完全没想过这边也都是她的孙儿们,比起养在身边的那些孙儿,这边的孙儿更是一年到头都吃不上一口肉。

外人?或许阿奶所说的那句外人并非无心,在阿奶的心里,他们这一家子或许从来就不是一家人啊!

姜云浅冷眼瞧着姜方,对于这个阿爹她不能说是没有怨气的,可一想到前世她死后阿爹阿娘为她收尸后,阿爹一夜就变白的头发,她真是恨不起来。

幸好她听到外面是阿奶在和阿爹说话,很迅速地将补药和糕点藏起来一些,又割了一块不小的肉藏着,反正猪肉被阿爹割成几块,少一些也不会被看出来。

就是看出来,阿奶还能翻箱倒柜地抢不成?至少在面儿上,阿奶还是要脸的人。

鉴于阿奶的所做所为,过后就是拿出来阿爹也没法怪她。不过,这些日子也该是合着阿娘和弟弟妹妹们冷落阿爹一阵子,让他知道知道他要尽孝可以,也不能不管一家大小,不然这日子真就没法过了。

姜方在院子里编了一整日的篓子,姜夏氏唤他进屋吃饭,他只当没听着。

几个儿女都记着昨日之事,但凡阿爹心里有他们半点,也不会让阿奶带着二叔二婶将猪肉和糕点都带走。

夏氏说了几次孩子们都不肯跟姜方说一句话,说急了就红了眼圈,夏氏也不敢再多说,就怕伤了孩子们的心。

姜云浅见火候差不多了,虽然也恨姜方愚孝,但毕竟是自个儿的亲爹,再因昨晚的事憋屈坏了,还不得她拿银子去抓药吃?

再说王家送来的东西本就是白得的,总不能为了那点东西就记恨一辈子,最多往后多跟姜方藏些心眼就是了,弟弟妹妹都是听话的好孩子,阿爹阿娘指望不上,往后家中兴旺还得靠他们自己了。

盛了一碗白日她去镇上卖药时买的白米煮成的干饭,上面扣了两大勺白菜炖肉,两指宽的白肉切的薄薄的,炖的烂烂的,闻着就香。

姜云浅端到姜方面前,“阿爹,多少吃点吧,你不吃不喝,阿娘心里不好受,到时再伤了身子。”

姜方手上编竹篓的动作停了下,又继续编着,闷声闷气地道:“浅丫,阿爹会亲手赚出你们姐弟吃肉的钱。”

第16章 阿爹在反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