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看谁敢娶你

  估计王南是知道此蛇的厉害,被咬之后才坐在这里不动,可就是不动,此蛇毒性也极强,瞧他说着话就越肿越粗的小腿,若真如王南所说喊人再来背他去看郎中,估计郎中还没看上,命也就没了。

不过,八步倒的毒液却是好东西,对于治中风和一些镇痛上比一般蛇毒效用更强,姜云浅便有些眼馋,这蛇要是捉到了,估计着也不下一根五十年人参的价了。

将药篓从背上解下来,放在一边,蹲到王南身旁。

就算王南再浑,也是条人命,断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再说王南虽浑,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最多算是宵小。

王南见姜云浅不但没下山,反而蹲到他身边,想到之前他把姜云浅得罪了,估计着姜云浅这是没打算为他去喊人,一时间心灰意冷,觉得这条命今儿说什么都得交待在这儿了,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掉着掉着鼻涕也出来了,一吸溜再给吸溜回去,“浅姐儿,我琢磨着,今儿也就是交待在这儿了,之前得罪之处,也请你看在我就要死了的份上见谅,只望你替我跟阿奶和兄长传句话,就说出师未捷身先死,家中诸事就只能烦劳兄长了。”

姜云浅看的恶心,边从背篓里拿了根原本想用来绑药材的绳子用力绑住王南被咬的小腿上,边恶声恶气地道:“哭什么哭?就不能像个男子汉了?有话自个儿回去跟你阿奶和兄长说去,我才不给你传这话哩。”

王南拿袖子胡乱地在脸上抹了几把,也不管鼻涕眼泪花了一脸,“我都要死了,你还不让我哭咋的?半点同情心都没有,传句话能累着你?你这凶女人,看往后谁敢娶你。”

听王南难得地没自称爷,姜云浅心情很好,咧着嘴笑出一口白牙,“有没有人敢娶我还不劳你操心,有那闲心不如操心一下这条腿是否保得住吧!”

说着在王南腿肚子往下比量着,“我用绳子把你被咬的腿绑实了,蛇毒一时半会儿上不来,只要毒不攻心,你这条命就丢不了。不过若是一直这样绑着不松开,血流不畅,要不了多久你这条腿就得废了,到时你也不用担心蛇毒了,直接把这条腿砍下来可不一了百了?”

王南一听蛇毒一时上不来,虽然想不透这丫头怎么懂得这些,心里倒是对姜云浅有些感激,可一听腿要保不住,立马嚷道:“那你说我怎么才能保住这条腿?”

姜云浅用手指在他的腿肚子上划拉几下,本来是想说发现的早,只要先把毒吸出来,敷些草药,再喝几日汤药也就无碍,可瞧着王南又是泥又是血的脚踝,看着他一脸的鼻涕眼泪,姜云浅脸上的肉抖了几抖,就算医者父母心,她也真下不了这个口。

前世陈家倒是没少给人治蛇毒,可也没用她上嘴去吸,自有小医童做这些。

王南见姜云浅一脸难色,只当自己这条腿是真保不住了,想到姜云浅那个瘸腿的阿爹,就是村子里的小孩子都能跟在后面喊他姜瘸子,没了腿,往后他可不就成了王瘸子?越想越伤心,眼泪更是一个劲儿地往下掉。

第7章 看谁敢娶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