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6章 贼婆子太缺德

  在王北‘你接着编’的目光下,王南越说越心虚,最后懊恼地道:“好了好了,你就快说吧,花媒婆给浅姐儿说的是哪家的?”

王北了然地笑笑,也没再为难王南,随后叹口气,“若说这家在咱们这块儿是大大的有名,也算得上有名的富贵人家,只是几代人丁不旺,到了这代更是一脉单传,嫁过去往后可就是当家少奶奶,使奴唤婢……”

“既是如此好的人家为何要选个乡下姑娘?你也别卖关子了,到底是哪家?可知有何阴谋?”未等王北说完,王南便不耐烦地打断。

王北挑了挑拇指,“被蛇咬了之后,南弟这常年不用一次的脑袋倒晓得要转一转了。”

王南呲牙欲咬王北,被王北笑着躲开,“别闹,这不是跟你说正事呢。”

王南抱肩瞧着王北,王北正色道:“你可听说过陈家?”

王南皱眉,“可是被先皇御赐了‘妙手仁心’匾的陈家?”

“正是,刚听花媒婆一路叨叨着,说的便是浅姐一家不识好歹,陈家来提亲也能推了,莫不是浅姐儿德行有亏,才不敢嫁进陈家。”

王南恨声道:“贼婆子也忒缺德了,这张鼻嘴早晚得让人撕烂了。”

王北闷笑,“贼婆子缺德众所周之,且说这陈家为何要向浅姐儿提亲?据我所知,陈家的那位公子今年也不过七岁,比浅姐儿还小三岁,哪里就到了要急着定亲的年纪?除非……”

“除非陈家没安好心!”王南面沉似水,“这事还得跟浅姐儿提个醒,陈家这门亲可不是好应的,可别是个火坑在等着她跳。”

王北点头,“正是这个理,毕竟浅姐儿救过你的命,咱不能忘恩负义,该帮的时候总该帮一把,不然就浅姐儿那个阿奶若是真应下亲事,姜大叔就是明知道是火坑也得让浅姐儿跳了。”

事不宜迟,兄弟俩加快脚步,随后朝着姜云浅离开的方向追去,到底是少年脚速快,姜云浅又推着车子,还未到镇上姜云浅就被兄弟俩给追上。

一左一右帮着姜云浅推车,原本路滑姜云浅推车就有些吃力,如今也正是要力竭之时,也没跟兄弟俩客气。

只是王南那副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让她看了很不爽,又不是她求着他们帮忙,摆这脸色给谁看呢?

干脆也就懒得去搭理王南,只跟另一边的王北说话,“王北哥,大雨天的,你们这次来镇上是要买什么?”

“这不是下雨天潮,阿奶的老寒腿又犯了,我和南弟过来给抓几副药回去。”

姜云浅倒是记得王老太是有老寒腿的毛病,前世到她嫁进陈家时就已经疼的下不了炕。

其实倒也不是她的老寒腿有多严重,只是镇上没有良医,唯一的大夫还是合记药铺的坐堂大夫,合记那家就没一个好人,而王老太家又是镇子周围有名的富户,为了细水长流若是把她治好了,往后谁来给送银子?

本来在姜云浅看来很好治的病,愣是被拖着慢慢地折磨着王老太,王家为此没少在合记看病抓药。

第26章 贼婆子太缺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