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5章 欺人太甚

  姜云浅躲在离家百米的一丛稻草堆后,只盼家里有人出来,无论是云冬也好、云秋也好,只要帮她把之前准备好的包袱拿出来,她就可以开始逃亡之路。

姜云浅想的很清楚,她不可能一直在这里等着,最多也就等到后半夜,若是家里一直没人出来,姜云浅干脆就什么都不要了,她有手有脚有药锄,还有四条能卖的不错的蛇,大不了跑出去之后继续挖药过日子,再苦再累也比嫁进陈家好。

如此过个一年半载,到时陈文志的病差不多也好了,她再回来陈家想必也不愿娶个如她这般出身低的女子做少夫人。

至于说她没有嫁进陈家,陈文志还会不会如前世那般,因误食了陈老爷的小妾‘专门’做给她的汤药而以毒攻毒治好宿疾,姜云浅只能盼他不要死的太快。

原本姜云浅这辈子也不打算跟陈家不死不休,可经过此事,陈家欺人太甚,她不对陈家做些什么心里哪过意得去呢?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姜云浅越等越心焦,上山去找她的陈家人已经下山,举着火把在院子里嚷嚷了一气后离开,临走时不忘把院门关好。

院子里陷入诡异的平静,姜云浅更加不敢露头,按说她一日没回家,陈家人又闹上这样一场,等陈家人走了,阿爹阿娘肯定是要出来寻她,如此一来就显得这样的平静有些古怪。

姜云浅走到院外,扒着篱笆墙向里面看,屋子里一片黑暗,完全看不出里面的情况,姜云浅却觉得此时的家,就像一只张开巨口等着她自己撞进去的猛兽。

虽心中有不舍,姜云浅也不敢进去跟阿爹阿娘告别,咬咬牙整理好背上的背篓和手中的布袋,怪只怪她的动作太慢,时间太短,若是她此时已经赚下一个能自保的家业,陈家人敢这样大张旗鼓地欺负人吗?答案自然是不能!

可说这些又有何用?以她目前的能力别说是陈家,稍有些背景的人家她也得罪不起啊。

姜云浅一步三回头地离开家门,这一次陈文志若是能像前世一样治好了病,那就等着她如潮水般的报复吧!

出村的路不长,姜云浅却走了很久,一路上还要防着陈家人设下埋伏,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让她如惊弓之鸟般惶惶。

最后回头又望了一眼村口,这一去就不知何时能回来了,想了想还是该给家里留点消息才是,就这样不明不白地人就不见了,阿爹阿娘说不定要如何担心。

见村口那块巨大的石头表面很是光滑平整,姜云浅寻了几根汁水鲜绿的草,用草汁在石头上一笔一笔写着,借着月光,一个个淡绿色的字迹便出现在大石之上。

姜云浅到底不是真正十岁的孩子,在陈家过了十年,姜云浅再笨也练出一副会勾心斗角的心思,她若真敢把陈家的所做所为明晃晃地写在石头上,陈家人的名声是毁了,可阿爹阿娘和兄弟姐妹们承受得住陈家人的报复吗?

姜云浅虽然很想让陈家人名誉扫地,让天下人都看透陈家的虚伪,可她落草而下写的却只有十六个字:儿遇名师,爹娘勿念,在此拜别,浅丫留书。

第45章 欺人太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