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7章 恐吓

  王北忍着手痒,微弯下身将抱着大腿的花媒婆扶起来,“花婶子所言甚是,大家都乡里乡亲地住着,谁愿意做坑人的事?我知道这事是陈家人的错,可事到如今,我们兄弟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浅姐儿跳进陈家那个火坑,所以还要烦劳花婶子给想想办法,怎么才能让陈家放弃这门亲事。”

“你们这不是为难人吗?”花媒婆一听吓的一缩脖子,早上挨的两巴掌已经让她心有余悸,哪里还敢往陈家面前凑?可王家这兄弟俩也不是好应付的,花媒婆正想再哭嚎一通,最好是能让王家兄弟被她哭烦了,另想办法。

可她这嘴刚一张,就见王南堪比成人的拳头举了起来,吓的花媒婆‘嗷’的一声,把哭嚎给忍了回去。

比起台面上还要些脸面的陈家,王家兄弟可就没那么多的顾忌,若真动手打人,可不会只是两巴掌了事。

不敢招惹王南,花媒婆抽抽答答地看向王北,“北哥儿,我是真没办法。”

此时的王北倒成了她最后的倚仗,可王北唇角向一旁扬了扬,瞧了眼外面听到声音聚集过来的刘家峪村民,骤然收起笑容,“花婆子,是乖乖地吃敬酒还是吃罚酒,你可要想好了,真当我们兄弟是吃素长大的?以往的事我们不与你计较,但你也要清楚,并不是我们怕你,而是懒得搭理你。不妨告诉你,往后我们兄弟俩要与浅姐儿合伙做生意,这生意还没做起来,浅姐儿就被你害的被陈家盯上,这可无异于断人钱财,你说我们兄弟俩能跟你善了吗?我也不难为你,只要你能想法子让陈家打消娶浅姐儿的念头,我们兄弟俩不但不为难你,还会备一份厚厚的礼来谢你,如若不然……”

王北没有说下去,只是冷笑地盯着花媒婆,既然花媒婆帮他们兄弟俩把恶名传了出去,可是为他们省下不少麻烦。他当然不能白瞎了花媒婆的‘苦心’,该恶的时候自然要摆出一张恶霸脸。

旁边王南一脚将院中的石桌踹翻,桌面被踹飞出去很远,撞在磨盘上碎成三大块。

花媒婆一屁股坐在地上,哆嗦成一团,早知道姜云浅是块难啃的硬骨头,她说什么也不会跟陈家提起姜家啊。

可事到如今若是她不想辄让陈家打消念头,相信以王南的混劲,下一个被踹碎的就不是石桌了,而是她这把老骨头。

在刘家峪村民们远远的注视中,兄弟俩志得意满地离开,他们相信只要花媒婆怕了,就一定会想出办法让陈家放弃这门亲事,这老货那张能把死的说活了的巧嘴可不是摆设,现在要等的只是陈家那边的动静了。

至于说刘家峪的人会不会替花媒婆出头?这还要感谢花媒婆之前对兄弟俩造的谣,发起狠的恶霸还真没谁愿意触这个霉头,尤其是为了人人都恨不得咬上两口的花媒婆,没趁机上去踹两脚都是看在同村的情分上。

第57章 恐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