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5章 直接掐死算了

  信是姜云浅亲手写的,内容也是一切安好,过些日子风头过了就能回家,也就是让阿爹阿娘放心一下,不然当初她在那种情况下离家,就算留言说是拜师了,家里也未必真会信了,有了这封报平安的信就不同,知道她过的好,阿爹阿娘再挂念着也知道她平安无事。

算算夏氏的药还能吃上五日,姜云浅决定这次等王家兄弟回来,看风头过了她就回家去,总藏在这里也不算回事。

晚上,姜云浅也没敢点灯,院子是王家兄弟租的,如今都知道他们去县城卖药材去了,大晚上的若是被人见了灯光肯定是要怀疑,到时再引来了人她不好解释为何会住在这里。

姜云浅摸着黑吃了几口给王家兄弟做路上吃的食物时顺便做的干粮和卤肉后,早早躺到床上准备睡觉,不能点灯做什么都不方便,还不如早些睡了。

半梦半醒之间,忽听屋外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姜云浅蓦然惊醒,最怕是谁知道兄弟俩去卖药了,趁半夜过来偷东西,虽然大部分的药材都带去卖了,可厢房里还堆着一些没有晾干的药材,虽然看似不值什么钱,但偷出去怎么也能卖几两银子。

可若真是来偷药材的,姜云浅也不可能冲出去抓贼,东西丢了事小,最重要的是保全自己,但总要看看是谁来偷东西。

黑暗中摸着一直放在床边的药锄,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前,透过门缝在院子里扫了一圈,目光最终落到院墙东面一角。

傍晚时分姜云浅将晒在院子里的药材都收进屋里,院子也打扫的很干净,甚至连块石头都没有了,而此时那里却多了一个黑咕隆咚的影子,瞧不大清楚,好大的一只想要忽略都难,瞧着倒有点像个人形。

姜云浅观察了一会儿,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举着药锄一点点靠近过去,若是个坏人,她先一药锄砸过去,左右那兄弟俩去县城的事镇上人都知道,也不可能为他们惹来什么麻烦,也不会有人想到她在这个院子,大不了就跑路呗。

结果还没等靠近,姜云浅就闻到一股子血腥味,还有沉重而又极轻的呼吸,显然这是个受伤很重的人。

大晚上不睡觉却带着一身伤逃到别人家院子里,会是好人吗?

若是还在姜家,有人半夜摸上门,姜云浅早就大声喊叫了,这时候却比做贼的还像做贼的。姜云浅甚至不晓得是该躲回房里假装不知外面倒了个人,还是打开门逃出去。

又过了一会儿,见那人还是一动不动,姜云浅的胆子大了些,不过就是个受伤的人罢了,前世她治病救人,多重的伤没见过?就是死人也见过不知多少,只不过这次有些突然一时吓住了。

姜云浅放轻脚步,向受伤的人走去,直到她用脚尖将人翻过来,那人还昏迷着。

借着清冷的月光,姜云浅依稀看到一张被血模糊了的脸,但还能辩出几分的容貌,这是一张少年的脸庞,清秀而倔强,即使痛苦地皱紧眉峰,依然咬紧牙关不发出一点声响。

但这张脸却让姜云浅恍惚了片刻,随即而来就是深深的恐惧,虽然此时这张脸上还带着少年的稚嫩,但即使是重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这张脸都是她不敢忘记的噩梦。

而这一刻,这个本以为此生再也不会见到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姜云浅一屁股坐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她不知是该趁四下无人时将他扔的远远的,任他自生自灭;还是将人扶进屋子里好好救治,又或者……直接掐死算了!

第75章 直接掐死算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