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只有更倒霉

  失去意识前,白云晞根本没听到有道近乎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耳边吼她,“白云晞,你敢晕过去试试,看我不把你留水里喂鱼……。”

别说低吼了,她甚至连自己一只手一直被南宫无殇捉住都没有意识到。水流冲击太强,她落水的时候头部就撞了一下船舷,晕晕乎乎凭着求生本能随波逐流,她能撑到此刻再撞一次才晕过去已经很不容易了。

托着一个意识昏迷的人在洪流中游走是多么困难,南宫无殇这回总算切身深刻体会到了。

放眼望去,两边皆是光滑悬崖,连棵草都没有,更别说树了。南宫无殇无奈,只得将她从左手换右手,再从右手换左手,一路托着她逐水而下。

因为这时候,都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冲出多远,若再逆滚滚洪流而上,他怕自己还未游到塘黎镇渡口就已经力竭了。

好在,一路顺流而下,水流也渐渐从湍急变得平缓。他将少女从左手换到右手,甩了甩麻木的手臂,盯住她紧闭双目,不由又羡又恨叹道,“你倒是好命,这时候光顾着睡觉就行。”

可无奈归无奈,南宫无殇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真将她扔水里不管。

这好歹是在他手里救下的一条鲜活人命,再者白云晞的价值……他觉得今天救了这丫头,将来一定不会吃亏。

也不知在水里漂了多久,南宫无殇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从水里捞到一截木头帮他分担白云晞的重量,就这样看着头顶天空从阴霾暴雨渐渐变得昏黄晴朗。

“咦?什么味道?好像是烟火味。”他自语之际,懒散眸子微凝了几缕亮光,像警惕的豹子一样扫掠前面。

漂过弯道,终于看见袅袅炊烟从旁边山间木屋冒出。

他拍了拍仍旧昏睡的少女,将她打横抱起往岸边跃去,“算你这丫头命大,遇上我这个心善的。”

左右望了望,发现这山中独一户人家。

抱着她走到门前拍起门来,“有人吗?有人吗?”

陈旧的木板门发出嘎吱的声音,打开一条缝后,从里面露出一张皱纹横生的方脸来,警惕又紧张的盯着门外上下打量。

“老伯,我们遇上意外不慎落水,已经在水里漂了半天,你看能不能让我们暂时留宿一晚。”南宫无殇发誓,他这辈子都没将姿态放得这么低过,目光扫过怀里面色苍白的少女,心莫名紧了紧,他语气更诚恳了,“我妹子她呛水昏了过去,我担心她体弱受凉,万一发起高烧就糟糕了。”

他这话本是随口说说的,虽然在水里漂了半天,但他一直用内力助她护着元气,心想应无大碍才对。

可这话一落,她手臂无意滑下,裸露的掌心刚巧碰到他手背上。

那感觉,就跟火烧的热度差不多。

面色变了变,他再不能淡定懒散的站在门外恳求老伯开门了。

“老伯,请你通融一下,我妹子她现在已经发起高烧了。”

老伯在门内眯了眯眼,又上下打量他一番,才慢吞吞开口,“我这屋子简陋,就算勉强腾出一间房给你们又如何,我这缺衣少药的,可救不了你妹子,你还是带着她赶紧走吧。”

“老伯,”南宫无殇压抑着不耐,不动声色扫过他在黑暗中精光闪烁的眼睛,依旧散漫随意的姿态淡淡道,“这方圆数里就见你一户人家,我们只好打扰了。”

第22章 只有更倒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