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走是不走

  “你也知道他是我雇来的,”少女皱着眉头爬起来,不太客气的打断他,“钱银相关事宜,请你自行与他交涉。至于我受伤的汤药费,就当我走路磕到石头,自认倒霉罢了。”

南宫无殇哭笑不得,他被含沙射影成挡路的石头?

“姑娘,我不缺钱。”所以,请不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他要开口讹人。

他含笑看她,脸上漾出他自认最诚恳的神态,“姑娘既然因我受伤,于情于理,我都不该弃姑娘不顾。”

白云晞抱着被摔断旁枝的芍药退后大步,审慎打量他一番,见他一副光明磊落真诚补偿的样子。

考虑片刻,她道,“既然如此,那劳烦公子现在替我重新雇一辆马车来吧。”她怕眉山那爱乱跑的古大夫一不留神又跑掉,到时她不知该找谁哭去。

她眯眼瞥向他含笑面容,淡淡道,“以公子之能,一定能在一刻钟内再雇辆马车来吧?”

她语气十分平淡,可其中挑衅意味却浓得只要不是聋子都听得出来。

当然不能!

这鬼天气,谁有本事一刻钟内从这人口不多的大镇重新雇一辆马车!

鲁乞大步跨来,听闻白云晞轻描淡写说出的要求,立时就要义正严辞拒绝,不过这话未出口便被南宫无殇一个眼神制止了。

“姑娘所求如此简单,我岂有不满足之理。”

说罢,他在鲁乞与白云晞惊讶的目光下,牵了鲁乞坐骑过来,然后熟练且迅速的将那匹马套到白云晞之前所坐的马车上。

“姑娘,请上车。”

白云晞淡然瞟一眼目瞪口呆的鲁乞,忍着浑身疼痛毫不犹豫的走向马车。

“去眉山古扬庄,谢谢。”这话自然是对南宫无殇说的,他借用马车的同时,连同车夫的位置也借用了。

有人自愿效劳,秉着不用白不用的原则,赶时间的白云晞毫不客气并无障碍接受了南宫无殇献殷勤。

她心里早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不会因此答应他什么。他耽误她时间在前,别指望她会为此心虚。

鲁乞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份尊贵的主子充当车夫,登时大步追过来,着急道,“公子,不如让属下……。”

南宫无殇一个眼神淡淡扫去,立刻成功堵住了他的嘴。

白云晞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再不赶快,就来不及向那个古怪大夫求诊。皱了皱眉,她口气恶劣的催促了句,“请问,可以走了吗?”

低沉笑声传了进来,“驾”一声清叱随后落下,南宫无殇用最直接的行动回答了她。

“我叫吴商,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这是他第二次向她询问姓名,可心情焦燥的白云晞一点也不想跟他礼尚往来。心里不耐,又想及现在好歹人家自愿给她充当车夫,她这么直接忽略人家两次毕竟不太好。

眼睛一转,她轻轻笑道,“请公子见谅,我父母曾告诫,不要随便将自己姓名透露给别人,尤其当对方还是年轻男子时。”

南宫无殇一噎,唇畔迷离笑意顿时凝了凝。

见他哑口无言,白云晞心情总算好了那么一点点。她笑了笑,突然觉得鼻子发痒,随即便连续“啊啾啊啾”个不停。

半晌,她揉了揉发红的鼻子,无奈自嘲道,“还真是弱不禁风。”不过淋了点点雨,这不争气的身体居然就给她闹毛病。

“我觉得姑娘去眉山古扬庄之前,最好先改道去附近的医馆。”

白云晞听着他漫不经心的语调心里就有气,虽明知他这提议是出于好意,可听着他懒洋洋的调调,总让人觉得散漫不经心。

眉头一蹙,她冷淡道,“不必,请公子直往眉山古扬庄即可。”

南宫无殇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既然她坚持,随她意好了。

一路上,白云晞拢着半湿衣裳又打了数个响亮的喷嚏;南宫无殇似是看透她的固执,楞是不受影响一心一意赶他的车。

他大概也看出她心情焦燥,一路上,除了对她断断续续的喷嚏声充耳不闻外,竟没有再试图说任何话与她套交情。

快赶慢赶,一个时辰后,终于赶到了眉山脚下古扬庄前。待白云晞心急如焚扑到门前,却只看到门口挂着冷冰冰的“外出云游,归期不定”牌子,她登时觉得似被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淋了个透心凉。

不过,失望片刻之后,她极快的冷静下来,也不在乎南宫无殇怎么看她,不顾地面泥泞直接蹲了下去,十分认真的研究起地面所留的明显痕迹。

车辙的痕迹很新很清晰,依着眼下雨天泥泞的路况,这痕迹没有模糊,说明那古怪大夫大概才离开不久。

她淡淡看一眼从头到尾旁观的南宫无殇,笃定道,“还得劳烦公子载我往码头走一趟。”

南宫无殇奇异目光自地面痕迹流转到少女淡然自信面容,“你确定他往码头?确定现在追过去还赶得及?”

说罢,眼角往车里瞟了瞟,那株飘着幽香的残缺芍药依旧静静搁在马车里。

其实他还有一句话一直想问而未问:姑娘,你确定带着这株烂芍药去堵人有用?

白云晞已转身走向马车,闻言,脚步微顿,她扭头看他,眼神焦灼里含着不耐与不悦,“一句话,你到底走是不走?”

第12章 走是不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