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 锁情之困

  南宫无殇瞄见她举动,一怔之后暗暗摇头,这丫头竟会忌讳这种东西!

虽觉得她这害怕有些无稽,不过摇头之后他还是不着痕迹往她身后站了过去。

将她护在身侧才朝那妇人弹出一缕指风,“呸,有种你就杀了我,想从我嘴里问出东西,趁早别做梦了。”

白云晞一本正经盯着她,“大娘,现在是晚上。”

“做梦正合适,”她沉了脸,声音也冷下来,“而且,做梦的人是你。”

“我呸,要杀要剐随你们。反正老娘贱命一条,有你们俩垫背,死了也值。”

“好吵!”南宫无殇淡淡道,指尖往妇人身上一戳再移到老头身上,“你说。”

依旧闲闲散散的语调,可细听绝对听得出其中让人胆颤心惊的凉意。

许是憋得狠了,老头穴道解开之后,先是难耐痛苦“嗷”的嚎了一声,然后那不掩色心的猥琐目光往白云晞瞟了瞟,才忽地得意嘿嘿冷笑起来,“小子,与其关心出路,还不如先关心一下这小姑娘身上的锁情吧。”

“锁情?”直觉不是什么好东西,白云晞皱了眉,“那是什么鬼东西?”

老头不改色胆,这时候居然还敢辣勾勾盯住她衣裳下起伏线条,“小姑娘,有了那东西,你就能与一个正常男人欢乐无忧享受鱼水之欢。”

说罢,他还不怕死的意有所指瞥了瞥南宫无殇身体某个地方。

少女将信将疑垂下眉眼,恼火的在心里冷嗤一声:搞了半天,不就是兴奋剂一类的催情药嘛!

南宫无殇却一反常态,笑吟吟看着他,“你觉得在我面前顾左右而言他有用吗?”

“信不信随你。”老头黑了脸,冷哼一声,竟似十分不悦被他质疑一样,“不用一刻钟,她就会有反应,若在半个时辰内没有与男人阴阳相交,到时她就会爆体而亡。”

他哼了哼,斜了南宫无殇一眼,隐含得意道,“锁情是我研究多年才成功的宝贝,不管混于任何液体都无色无味难以察觉。更何况,那两碗姜汤味道浓,又混有蒙汗药。”

还有一句他没说:弄出这宝贝多年以来他就没有失败过。

“还玩故弄玄虚!”南宫无殇笑容懒散,眉梢染了点点冰凉暗芒,“有这心思,还不如赶紧想想能够提供什么有用消息赎回你们两颗脑袋吧。”

他云淡风轻睨了眼老头,心里却暗暗惊了惊。

老头嘿嘿笑了笑,又恨又舍不得的瞟了瞟白云晞,随后闭上眼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这儿根本没有出路,你既然猜出我们身份,就该料到我们躲进这里不会再轻易离开。”

“不轻易离开,并非不离开。”南宫无殇似笑非笑掠向他,慢慢地一字一顿道,“既然你们觉得这秘密不能公开,那就抱着这个秘密一齐下地狱好了。”

他嗓音低沉动听,又是含笑说这番话。不知内情的人听到,大概只会以为他开玩笑,可那老头却蓦地从心底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他嗓音在黑夜中弥散,那股仿佛骨子里透出的森然冷厉却似这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一样,牢牢萦绕心头不去。

“你们……到底什么人?”老头暗暗吞了吞口水,迟疑了一会,才终于想起问一问这个迟了太多的问题。

第28章 锁情之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