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没得商量

  拒绝得真直接!

南宫无殇看着她若有所思的防备模样,心里了然,“姑娘也住在这里?”

也?

白云晞扫了眼另外一个相邻的院子,眼底茫然转为顿悟。随即又浮起淡淡疑惑,她会选择暂租这里的院子,除了考虑到哥哥需要静养外,还因为这租金便宜。可眼前这家伙,明显不缺钱,怎么也会住这?

不过这个念头一转便抛开了,管他什么原因住这也与她无关。

只要这人,不是因为她做了一只上了发条会走动的小船而跟踪她至此就行。

当然,就算他不是跟踪她而来,她也不打算接这样的生意。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简单。而在她的经验里,不简单往往意味着麻烦甚至危险。

她与哥哥的身份,实在经不起一丝冒险。

南宫无殇不动声色打量她一眼,似没看出她的抵触戒备一样,又道,“如果姑娘担心,我可以先给姑娘一百两银子做定金。”

白云晞心底诧异,看着眼前面容俊朗的男子含笑伫立,姿态闲散随和偶尔掠转的目光却透着笃定自信。她忽然就有种错觉,仿佛眼前站的不是俊朗美男,而是戴着面具对小红帽循循善诱的大灰狼。

她是缺银子没错,不过不表示她愿意为了银子冒险。尤其,他二话没说直接就愿意拿一百两银子做定金。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砸下来的往往是陷阱,谁知道他执意让她做一艘小船目的是什么。

暗暗吸口气,她扬起笑脸,拒绝得更爽快了,“抱歉。”说罢,她也不看南宫无殇愕然目光,直接与顾西风转身进了院子。

“真……不委婉啊。”南宫无殇看着飞快关上的院门,勾唇笑了笑,“不过作为近邻,来日方长。”

横竖他还会在塘黎盘桓一段时间,既有近水楼台之便,还怕摘不到月亮?

小院里,白子墨听闻响声,立时凭着拐杖从屋子探出头来,“是云晞回来了?”

“哥哥,是我们。”白云晞见他要勉强站起,连忙快步走进屋里,“哥哥你坐。”

“云晞,你也坐下歇会。”白子墨招呼着,斟了杯茶递给她。

他面上含笑,看着她面容难掩倦色,心里便难受,若不是他这个做兄长的没用,又怎需她一个姑娘担起养家糊口的责任。

“谢谢。”白云晞接过杯子顺势坐下,目光一转便知他心里此刻在介意什么。

眉头极快的蹙了蹙,还未想好如何开解,便听闻白子墨含着自责道,“都是哥哥没用,连累云晞。”

“哥哥,”少女笑容微凝,肃然道,“以后别说再这种话了。”

白子墨黯然苦笑一声,“云晞,父母不在,本应我做哥哥的照顾你,但现在却恰恰相反。”

“哥哥,”白云晞脸上连仅有一点笑容也淡了去,“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从来就没有觉得哥哥是累赘,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们兄妹互相照顾不是应该的吗?你为什么老把责任往身上揽?”

她目光灼灼盯着他,问得郑重,“哥哥后悔当初将我从火海里救出来吗?”

想起熊熊大火将亲人吞噬那一幕,即使时隔一个月,白子墨仍惧得浑身颤抖。

“不,我从来没后悔过。”白子墨从恐惧中回神,立时激动摇头,“我只恨不能将所有人都救出来。”

白云晞幽幽道,“既然哥哥没有后悔,为何还要说如此诛心的话?现在只有我们兄妹相依为命,哥哥你这样要置我于何地?”

“何况现在赚回来的钱,每一文都有哥哥的功劳,谁说哥哥没用我跟谁急。”

白子墨看着她握拳维护的模样,心中郁闷顿时一扫而光,“你说得对,这世上就我们兄妹相依为命,哥哥以后再不会自怨自艾。”

白云晞见他神情认真,才破涕为笑,“哥哥这样想就对了。”

“既然老天还让我们活着,我们就不该辜负这条性命。”心思转了转,白云晞觉得有必要给这个哥哥树立明确目标才行,“我一定会想办法请大夫治好哥哥双腿,哥哥你自己也要有信心。”

“我们不但要好好活着,将来还要为白家平反,重现我们白家昔日辉煌。”白云晞看着他,抛去往昔小心翼翼的顾虑,眼神充满鼓励与坚定,“哥哥难道要将这些重担全部推到我肩上吗?”

“当然不,”白子墨略显激动的看着她,“我们一起努力,将来一定能重现白家往昔辉煌。”

激起他斗志,白云晞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一半。

“哥哥,那个古大夫就躲在古扬庄,我们只要满足他的规矩求得他出手诊治,哥哥的腿就还有恢复的希望,哥哥你可千万别泄气。”

白子墨淡淡一笑,反过来宽慰道,“我知道你心意,可那个古大夫规矩奇特,前来求诊者奉上的诊金既要独一无二又要价值不菲,看不对眼还概不医治。”

依他们目前条件,到哪找什么符合要求的诊金?

“云晞尽力就好,不必为了我过份勉强自己。”

第9章 没得商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