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9章 除之后快

  她脱口就问,“郡王,白云晞是谁?”

目光一闪,萧凉声音更厉,“爷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管!”

厉喝声下煞气浓浓,武锦惊得身形跄踉。待她定神再抬头,萧凉已不见踪影。

她咬着淡了血色的下唇呆愣原地,望着萧凉消失的方向,眼底渐渐浮起狰狞。

“冬梅,刚才他是不是喊了白云晞的名字?”

她身后,以梅簪发的丫环战战兢兢缩了缩,却不敢撒谎,“小姐,郡王确实说了白云晞这个名字。”

默了默,武锦忽然笑了,“女人?邻居?”

“他的邻居有姓白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丫环听着她奇怪口吻,心尖立时揪了揪,“小姐,最近有户姓白的人家新搬到与萧王府同一条街上。”

武锦扭头看她一眼,目光冷厉又阴狠。丫环往后缩了缩,语速立即加快,“那户人家只有兄妹二人,仆人也没几个,宅子离萧王府并不近,他们搬进去之前传闻那宅子还曾闹鬼……。”

武锦哼了哼,眼中阴厉并没有淡去,“那女人长得怎么样?闹鬼的宅子也敢住?他们什么来路?”

这一哼惊得丫环差点喘不上气,心里暗道一声好险,幸好她随时都关注着萧王府周围的动静,不然今天倒霉的就是她了。

“那女人……咳,长得普普通通,跟小姐比起来绝对一个天一个地。据奴婢打听的消息,他们就是从外地来的普通百姓。想摆阔气,偏又没什么家底,才贪便宜买下闹鬼的宅子。”

武锦一怔,“无根无底的外地人?”

眼珠一转,也不知想到什么,哼了哼又冷笑道,“运气倒是不错。”

丫环默然,城东那片权贵云集,一般情况下就算有银子没有门道也难买到宅子。

“不过那女人胆敢勾引郡王,她的好运就该到头了。”

丫环看她一眼,又飞快低下头去,深垂的眼眸隐着惊恐却不敢多说半个字。想到自家小姐那些手段,丫环就觉得头皮发麻。对于胆敢“觊觎”郡王的姑娘,小姐从来就没有心软过。

那些姑娘,有疯掉的有毁容的,甚至还有无缘无故失了性命的。

丫环心惊肉跳念了声佛,但愿小姐能顾着那对姓白的兄妹住在城东,手段会稍稍收敛些。

“春花,一个时辰内给我打听清楚,今晚他们在不在家,都歇在什么地方。还有,左右邻居都有谁。”

春花踌躇的看了眼她背影,小心翼翼应道,“是,小姐。”

“我们先回府。”

冬梅听闻她平静口吻下的“先”字,心就开始不安的突突乱跳起来。

小姐连一天半天都忍耐不了吗?待会就要对付那户姓白的人家?

一个时辰后,武锦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完全暗下来的天色,听完春花禀报,默默思索了一会。

“秋月,去外面雇十个人,让他们抄齐家伙在亥时伏在那里。”

“夏荷,你现在出府,想办法在亥时前弄十桶火油到那里。”

“春花去外面雇马车,一个时辰后在后街等着。”

“冬梅现在给我换装。”

一连串命令吩咐下去,武锦起身走入内室梳妆。其余人领命而去,只留下替她梳妆的冬梅听闻她咬牙切齿低哼,“敢跟我抢?看她有几条命!”

第59章 除之后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