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8章 多谢殿下相救

  定阳侯府外,一身炫纹锦袍的男子单手背负站在阶梯之下,王冠之下那张俊脸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喜怒,墨玉般的眸中深邃似海,沉沉的看着那寥寥几人的街道某处,他颀长的身影被日光拉的老长,像是雕塑一般,整个人身上透着一股淡淡的冷寂,让人不敢靠近。

“不知景王殿下找我有何事?”

叶凌汐看着阶梯之下的男子,清冽的眸中掠过一丝寒光,手心更是紧握,强忍着,她生怕自己一冲动,直接对他出手。

清脆的女声骤然传入耳中,秦景渊蓦地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看着面前容色清秀的女子,他的声音冷寂无波,“父皇命本王查你在元安寺遇刺之事。”

“刺客不都抓到了吗?殿下找我作甚?”叶凌汐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她跟他打打闹闹十几年,自以为对他了解的很,可是她怎么都想象不到,最后在背后捅他们一刀的人会是他。也是,比赛打仗,她次次胜过他,他怎么会服气。可是那个人是他的皇长兄,对他无微不至的皇长兄,他怎么下得去手!

还是说,他早跟其他那些皇子一样,平静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狼子野心。

“昨晚刺客在牢中畏罪自杀。”秦景渊看着眼前冷淡疏离的少女,眉心动了动,继续说道,“你可有看到那些凶手的样貌。”

叶凌汐淡然说道:“刺客闯入到我房间的时候,我并不在屋内,所以在我回房间之前,对此并不知情。”

秦景渊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那你想想,这莅阳城中谁会想除掉你,或者,你从前跟谁有仇怨。”

是你!叶凌汐目光瞬间凝集到秦景渊身上,手心握得生紧,若说这莅阳城中最想杀她的人可不就是眼前这人吗?

“我从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还真是想不出得罪过什么人,至于这次回到莅阳城,我见过的人也不多。”叶凌汐垂眸,声音略带伤感。

秦景渊淡漠说道:“本王知道了,本王的话也问完了,你进去吧。”话落,他转身,朝着等在一旁的马车上走去。

“我记得与景王殿下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定阳侯府门口,那个时候,家母刚刚去世,府上的兄弟姐妹都欺负我,幸得殿下出手相救,一直以来未曾道一句多谢。”后面女子的声音传来。

那炫色身影骤然停了下来,颀长的身影有片刻的僵硬,那双墨玉般的眸中似有什么情绪凝集,他垂眸,直接上了马车。

待到马车上的时候,府门口的女子早已经不在。

“你有没有觉得这叶三小姐与从前不大一样?”车上一个凝重的声音传来。

秦景渊不答,幽深的目光紧盯着街道的某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琰看着秦景渊这失神的模样,以为他是在思索案件,皱眉说道:“不知道皇上在想什么,你明明立了大功,竟然让你来处理这种小案子。”

“我并不在乎。”

听着男子淡漠的声音,陆琰心下微叹,他啊,总是这样。

“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叶三小姐认识明成大师,这是我亲耳听明成大师的弟子所说,这事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思议,我觉得那日晚上的行刺,她未必不知道。”回想起当时她冷厉的眼神,他心底就有些发麻。

明成回来了?!秦景渊墨玉般眼底闪过一抹深思。好半天他才说得:“查出是谁在背后揭发黎屈吗?”

陆琰皱眉,“不知道,是一个极为神秘的组织。”

“空穴不会来风,好好查查黎屈这些年的账目。”秦景渊眼底闪过一丝厉芒。

听着这话,陆琰愣了愣,看着面前面沉如水的男子,低声说道:“你不适合掺和到这件事中来,皇上对你的态度你不是不清楚。”

“那又如何!”秦景渊看着街道处,眸中暗沉一片。

第78章 多谢殿下相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