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 偷听

  秦燕如恢复优雅神色,站起身伸手示意我坐下,“艾作家,我可以叫你小草吗?”她笑眯眯问。

“秦女士,您就叫我小草吧,您快坐。”我伸了手请她先坐。

“好好,小草,今天好开心,见到我喜欢的作家。”秦燕如坐落,朝费南迪看去,像是怪嗔道:“小南,你早应该让妈认识kellie,这样就可以早一点认识小草了。”

我坐了下来,瞥眼向费南迪看去,他撇了撇嘴,轩眉微拧,道:“妈,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年到头通告不断,一年里头我跟您见面才那么三几次,何况kellie回国没几天,不就是个小说作家吗?以后你打上我的名号,那还不全黏着您?”

听得他这么说,我无声冷哼,别开脸看向梅林,示意她打招呼。

梅林挑眉笑笑,道:“秦女士您好,我是小草的朋友,梅梅,很高兴认识您,您很美丽,难怪南哥那么帅,继承了您的基因,全是您的功劳呢。”

我抿唇暗笑,梅林就长着一张含着糖一样的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秦燕如笑颜逐开,一双眼睛弯成月芽儿似的,看向梅林,道:“梅梅这嘴儿真甜,真羡慕你父母生了那么乖巧的女儿。”

“秦女士过奖了。”梅林谦虚道。

“秦女士,全国妈妈都羡慕您呢,有个成就那么高的男神儿子。”凌凯里道。

秦燕如眸眼轻掠向费南迪,笑道:“小南是很棒,很出色,这也是他自己努力来的,早些年还是新人时,还是挺难的,他愣是没要我任何资助,很有志气,我以有这样的儿子为傲。”

“是是,我也听说了,南哥很努力。”凌凯里看一眼费南迪,点头称赞道。

“那是那是,你们都不知那时我和南哥的苦,比黄连都还苦。”花华手抚着饮料杯,拧眉苦脸道。

费南迪眸光掠向花华,深邃眼底透出桀骜不驯的淡冷,道:“少说两句又不会死。”

花华耸耸肩,笑了脸看向梅林,逗她说话。

说话间,那菜已陆续上桌,凌凯里举了手中红杯酒,沿桌扫目看一圈,“来,大家举杯,庆贺小草、梅梅加入我们M影视团队,干了这一杯。”

“庆贺庆贺。”

大家一起举了杯,一干而净。

放下酒杯,我有意无意瞟看一眼费南迪,那人就摆着一张臭脸,冷冷拽拽的。

我撇一撇嘴,眼光正要离开,不想他的眸光射了来,看似平静的眼底却是嘲讽、冷傲、不屑。

我眼眸一眨,无声哼哼,别了脸向凌凯里,举杯向他致谢。

今天我可是在微信中向乌贼道了谢,可他没有任何回应,我就当作他已收到我的道谢了。后来也打了电话向花华致谢,我和花华说过还那开房的费用给他,他说了不用,这该有的礼貌我也做到了,互不相欠。

没一会儿,梅林和花华聊得火热,我们这几人加入他们的话题,热热闹闹的,只当中,只要我说话,就会被那拽样男神冷嘲热讽吐槽,我忍着,依然笑脸相加。

真让人恨,我哪儿惹他了?

酒过三巡,吃喝也差不多,花华和梅林相继走出包厢,我也走出包厢去洗手间。

洗完手,我走回包厢门口正想推那虚掩的门,门里传出激烈的说话声。

我下意识地缩了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里面的话就传入了我耳朵。

“小南,我们做人不能忘恩负义,人家当年相当是救了我们母子啊,没有他,你今天能有那么舒服的日子过吗?”

“妈,我现在所有成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

“怎么这么说呢?你出国的钱哪来的?我开美容院的钱哪来的?”

“可他得了我爸的眼角膜,是钱换得来吗?”

“好啦好啦,我不和你扯这个问题,总之你别玩得太过份,他说了,不逼你,给你时间,等你满三十岁再举行婚礼,这人,你铁定得娶。”

“要娶你自己娶。”

里面“哐哐”声传来,我正想转身离开,只觉得眼前一亮,一暗,费南迪站在了门口,我脸一热,低了头,怔站着一时不知所措。

我不是有意要听他们说话的。

第18章 偷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