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7 警告

  尽管叶非墨和唐舒文都觉得荣少此举着实有点变态,这样的举动他和唐舒文做出来,那是太正常不过,荣西顾做出来,那就是不正常。

“我还要吃葡萄。”荣少冷冷说,语气放佛在说,我要杀人一样。

顾相宜又摘了一个葡萄,剥了皮给他,这一回她聪明了,手缩得快,荣西顾冷哼,一脸不屑,以一种谁想非礼你的表情看顾相宜。

他难伺候,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顾相宜很坦然。

午夜一点,总算是散场。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山口一郎和另外一名山口组的男人带着一帮人浩浩荡荡地走了,唐舒文问,“荣少,转战下半夜吗?”

荣西顾勾着顾相宜的腰,“不必了。”

他带着顾相宜上了防弹林肯车,扬长而去,一句废话都不多说。

唐舒文问,“他什么时候弄个女人在身边?”

叶非墨幸灾乐祸说,“荣少一直不近女色,每次谈生意,大家身边一堆女人,他一个人都没带,道上都传他那方面有点障碍,估计他脸面挂不住,总算开窍找个女人来充场面。”

唐舒文,“你真恶毒。”

“我是实话实说。”

荣西顾似乎喝高了,人靠着真皮软垫闭目养神,脸上有一股薄薄的红,从顾相宜的角度看去,顿时觉得安静时的荣西顾,有一种说不出的精致。

放佛一朵该被放在保险箱中收藏的精致人偶。

“看够了吗?”荣西顾没有睁开眼睛,薄唇轻启。

顾相宜被吓了一跳,慌忙收回目光,脸上薄红一片,她竟然看一个男人入了神,真是该死,哪怕他长得真的很好看,也不该是她欣赏的类型。

她喜欢刘绍东这一类型的忧郁王子。

“顾相宜,刚刚我说的话,你最好记清楚。”荣西顾语气冷酷,“若是哪个男人碰了你,就留下他身上一件东西,你自己想清楚。在你招蜂引蝶的时候,我会砍下这男人的手,还是这男人的头。”

顾相宜顿时觉得天气有些冷,一种冰冷慢慢地爬上背脊。

哪怕荣西顾没有睁开眼睛,顾相宜也能感觉得到,他语气中的肃杀和认真,顾相宜知道,这是荣西顾给她的警告,她在他身边乖乖待三个月。

三个月后,大家相安无事。

若她敢和别人牵扯不清,那就不怪他手下无情。

“我知道了。”顾相宜淡淡说道。

防弹林肯停在小区外,顾相宜走进来,这一身衣服和珠宝,她明天自己拿去小店退,荣西顾哪怕让她留下来,她也不会留下来。

她刚走到小区楼下,又看见熟悉的车停在楼下。

刘绍东看着她缓缓走近,几乎认不出顾相宜来,太美了。

067 警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