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丫环爬床

  新婚这一夜,谢静娅只觉得痛,彻骨般撕裂的痛,除了身体上的痛之外,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她的夫君在跟她欢爱后,离开了她们的喜房,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不仅是她没有得到夫君的宠爱,更是一种耻辱。

更让她觉得耻辱和绝望的是,明明是纯洁如一张白纸的她,在洞房花烛夜时,居然没有象征女子纯洁的落红,她的夫君将会如何看她?而她,又将如何在宁国公府这片后宅立足?

新婚的第二天早上,谢静娅趁着叫床的婆子还没有来,便匆忙的在两位陪嫁大丫环诗兰和白兰的服侍下穿戴起床。

她放下身段,主动的去书房等待她的夫君,足足站了一个时辰,书房的门才打开,里面依旧是赵文宣英气逼人的脸,只是他的神色看上去非常的冷漠。

“夫君……”谢静娅低声而柔情地唤他。

他给她的却只是冷漠。尽管如此,新婚后该执行的规矩他一步不落地陪她走过场。

他陪着她给公婆敬茶,然后去皇宫里谢恩,这桩婚事是皇上指的,再不满意,他都不能在皇宫里表现出来,因此,谢静娅从进门的那一刻起,才得到赵文宣片刻的点滴柔情,就那一点点的柔情却让她兴奋了很久很久。

从皇宫一出来,赵文宣就不再跟她说一句话,脸冷得像正月里的冰雪天气。

回到宁国公府,赵文宣便不见了人。

谢静娅回到自己房中,狠狠的摔了一个精致的瓷杯,才让内心的情绪稍稍平静。

公婆对她的态度,谈不上冷淡,但是绝对不热情,新婚第二天,连晚膳都是让她自己安排丫环准备,这让谢静娅更加的惊慌和害怕。

她在担心,是不是赵文宣将她不纯洁的事情告诉了公婆,公婆和他碍于皇家的颜面,不会现在发落她,但是以后呢?想到这些,她更加的害怕起来,她没有做过对不起赵文宣的事情,她一定要找他解释清楚。

就在谢静娅找赵文宣的同时,她的夫君此刻正跟她的陪嫁丫环诗兰颠鸾倒凤。

“砰……”的一声巨响,一个杯子再度的被掷到地上发出破碎的声音。

谢静娅用力一拍桌子,猛的站起身来,对着跪在下面的大丫环白兰怒道:“你再一说遍?”

白兰看了一眼正处在怒火中的谢静娅,咬着牙重复道:“我看见诗兰进了大少爷的书房,里面似乎有些不太好的响动传来,所以我赶紧跑来告诉您!”

“诗兰,这个贱奴,看我不弄死她!”谢静娅双手紧握,紧接着,她快速的冲出房间。

她不相信大丫环白兰跟她说的话,她的潜意识里更不相信赵文宣会在新婚的第二天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她要亲眼去见一见。

当她气喘呼呼跑到书房旁边的另一间侧房。

房间里传来丫环诗兰的声音:“爷……你好厉害……”

谢静娅擅抖的手,用力的推开门,便看到两个浑身赤裸的身体紧紧的交缠在一处,正是她的夫君赵文宣和她的陪嫁大丫环诗兰。

大丫环爬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