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画面

  宁国公看向赵文宣,这个儿子像极了他,为了自己的目标,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忍下去。

“宣儿,谢静娅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帮助二皇子找到那个宝藏。”宁国公此刻的神情看上去无比的严肃。

“爹,你放心,一切都会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本书,交到宁国公的手里,眼里有着遮不住的笑意,“这就是从谢静娅嫁妆里找到的云腾宝藏图,再加上我们从其他地方得到的一些,正好拼成一张完整的宝藏图。”

宁国公小心翼翼地打开,神情满是激动,一旁的赵文宣,眼眼里同样闪烁着兴奋,那是对更高权欲的向往光芒。

“明天我们就出发,有了这地图,就能找到宝藏,有了宝藏,二皇子就可以拥有无敌的财富,有了财富,距离权力的顶峰是信手拈来!”宁国公一改往日的低调和严肃,语气里怎么也掩藏不住兴奋和激动。

从他们的对话中,谢静娅第一次听到云腾宝藏图,也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嫁妆中居然有一份宝藏图的图纸,而这也是赵文宣娶她的唯一原因,从他的阴狠中,谢静娅能感觉到,如果她的嫁妆里没有她要的宝藏图,那他一定会让在没嫁给他之前就死得不明不白。

看着赵文宣那张英气逼人的脸,再联想到他对自己的屈辱和利用,谢静娅本能的抬起拳头朝他挥过去,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从赵文宣的身体里穿过去,而后竟然飘到了谢府。

看着熟悉的环境,谢静娅的心虽然酸楚疼痛,却也多了一份温暖,暂时忘记赵文宣带来的伤害,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一向疼她的父亲,但是身体却在恍惚中飘进了另一个房间,竟然是谢静嫣的闺房,而房间里坐着继母苏氏和谢静嫣两个人。

谢静嫣的神情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声音也因此小小的激动地对着苏氏道:“母亲,谢静娅那个贱人,真的死了?”

谢静娅一听到这话,身体连连向后退了两步。一向视她为亲妹妹的谢静嫣,此刻却说她是个贱人。

苏氏抿嘴,莞尔一笑道:“傻孩子,娘怎么会骗你呢,她死了,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挡你的道了!”

“哼!她活着也不过是个摆设,这一辈子,她都只配给我做个陪衬,就连死,也都为我做嫁衣裳!”谢静嫣笑得很得意,对于谢静娅的死亡,没有一点的难过和同情,相反,她的神情里透着一股报复的快感。

苏氏也笑得合不笼嘴,“谢静娅的千万嫁妆,到时候都是你的。等你出嫁的时候,娘会在谢静娅的嫁妆单子上再给你添几箱,让你成为京城里最风光的新嫁娘。”

苏氏进谢府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贵妾的身份,在她看来,当年她没能风光出嫁,她的女儿就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嫁进勋贵家族中,从她这一辈起,她的子孙世代都将顶着嫡出的身份荣享富贵。

画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