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忠心

  半夏握紧的拳头慢慢的松了下来,五小姐既然肯听她说,那就代表着谢静娅也就没有再生她的气。她微调一下气息,缓缓道来。

“在一大户人家里,嫡母生下一个儿子,没多久便去世了。过了一年孝期,这大户人家里的老爷便续娶了一个继室,继室进门后,对继子百依百顺,要什么给什么,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慢慢的,继子越来越大,学会的一些东西也就越来越不堪,吃喝嫖赌几乎全占尽了,最后因为犯了案被抓入了官府坐了牢;继母的亲生儿子,随着继母的严加管束,虽然没成大器,但也没犯过事,平平安安的娶妻生子,一生荣享府里的富贵。”

说完后,半夏定睛地看着谢静娅,只见她眉毛微蹙,神情中透着几分凝重。

“你的意思是,苏姨娘就是那个故事里的继母?”谢静娅神情由凝重转为淡漠。

“这只是奴婢的一些看法。”半夏如实地答道。

“半夏,既然这样,那你可否与我站在一块演戏。”谢静娅轻问道。

“奴婢是小姐的半夏,奴婢一切全听小姐的安排。”半夏眼神坚定地回道。

“以后凡是在外人面前,苏姨娘是怎么个百依百顺宠我的,你就怎么个百依百顺的讨好我,恭维我,可否做得到?”谢静嫣的声音有些凌利起来。

“奴婢全听小姐的安排。”半夏继续问道:“小姐这是准备顺着苏姨娘的安排,好让她放心芥蒂,是吗?”

谢静娅点了点了头,转过身,拿起毛笔,半夏快速的将一张宣纸铺开,谢静娅在宣纸上快速地写下一个字忍字。

这一次,半夏看到那个字,不由得睁大了双眼。

“小姐……小姐,这字……”

看着半夏眼里的惊讶,谢静娅淡淡地说了句,“你是个聪明稳重的,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这般了吧,因为我现在治不了苏姨娘,所以得忍。”

“小姐……”话一出口,半夏的眼眶便不由得湿润了起来,“奴婢服侍小姐这么多年,一直以为小姐被苏姨娘迷惑,却不知,原来小姐心里这么苦,都是奴婢不够细心,所以才误会小姐的。”

“现在是要打起精神的时候,别再啼哭了,去把这张纸烧了。”说着,谢静娅将那张写着忍字的宣纸递给了半夏。

半夏抬起手臂,用衣袖轻轻的擦试着眼角。

看着这个字,看见被点上火的宣纸,半夏有些难受有些不舍地道:“小姐的字,写得真好,这样烧了,真是可惜!”

“傻丫头,这有些好可惜的,字烧了可以再写。”谢静娅看着被烧尽的宣纸,叹道:“如果苏姨娘赢了,我们就可能没有翻身之地。”

“苏姨娘再厉害,她也只是个妾,小姐一定能赢过她的。”这一次,半夏信心满满地道。

“她虽然只是个妾,却是个贵妾,一年孝期过后,她凭着父亲的宠爱,凭着一双出众的儿女,就可以荣升为谢府的大太太,到时候,我们对付的就不是一个妾这么简单了。”谢静娅对于她父亲谢安邦的一些行为,她暂时先不告诉半夏,不是她不信任半夏,而是现在时机不够成熟。

忠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