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猜测3

  谢安邦的书房。

“父亲,女儿给您请安来了!”谢静娅清脆娇嫩的声音先传入书房内,然后才露出一张晶莹剔透的脸蛋儿,映在一身淡蓝色的袄裙上,更显娇俏。

谢安邦闻声转头,正见着一双美目调皮地眨着眼望向她,淡粉色的披帛跟淡蓝色袄裙,让谢静娅显得格外的明亮和纯真,定眼仔细瞧着她,谢安邦竟发现,这个他从来不曾用心留意的女儿,竟然也出落得娇俏动人,虽不及谢静嫣的倾城之貌,却也有着自己的一方美艳。

“静娅,才几日没认真瞧你,竟然又变漂亮了,日后,定会是这府里最漂亮的美人儿了!”说着,谢安邦竟慈爱的笑了起来。

谢静娅听后,也跟着笑起来,佯装有些害羞地打趣道:“父亲大人这是在说笑小女子呢。”

“调皮的丫头!”谢安邦一脸柔爱的抚了抚她的头头。

谢静娅低着头,手用力的掐着衣裳边角上的刺绣,嘴角用力的笑着,内心却汹涌如波涛。

谢静娅稳了稳心态,然后抬头,巧笑地眨着眼说道:“父亲,你找静娅来,就是为了夸女儿漂亮的吗?”

“静娅,写几个字给父亲看看!”谢安邦没有一丝急躁,好耐心地指导起谢静娅的书法来。

谢静娅写完字,看向谢安邦,“父亲大人,怎么样?”

谢安邦看着谢静娅写的那首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没想到我女儿不只书法进步快,连诗词都开始有所涉猎了,不错不错。”谢安邦一边夸赞一边点头。

“父亲大人,你觉得我的字写得好啊,前些个日子,苏姨娘也夸我的字写得好,说非常的有灵气有天赋呢,当时我还有些不太相信,今儿个父亲大人这么一夸,我便信了。”谢静娅带着一丝得意的笑说道。

“你的字本来就很有灵气,只要苦加练习,日后在书法上一定会有所成绩。”谢安邦毫不吝啬地夸道。

“只要父亲大人喜欢,女儿一定苦加练习!”谢静娅保证地回道。

谢安邦眼神一疼,再次抚着女儿的发丝,怜爱道:“你不需要讨为父的喜,为父只希望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你开心为父就开心。”

“真的吗?”谢静娅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为父什么时候骗过你!”谢安邦笑着拍拍她的头。

“那女儿喜欢骑马,父亲就没有答应女儿。”说着,她便厥起小嘴,佯装不满。

“就这事,你还记着呢。”

“当然,父亲给女儿说过的每件事情,我都记得,谁叫父亲是女儿最亲最疼的人。”说着,她的眼眶闪着亮光,雾滢滢的一片,如山水笼罩般透着一种别样的美丽。

“静娅,你才是为父的心里最亲最疼的人!”说着,他将谢静娅搂在自己的怀里,眼神背着她小小的身子,透着一股清冷的幽芒。

王氏在的时候,他费尽心机去呵护她爱她,王氏不在了,他还要费尽心机去呵护去爱她留下的种。

谢安邦的内心,很讨厌这样却又不得不这样!

猜测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