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要么他死,要么她死

    谢静娅的内室,最开始的时候摆放了很多值钱贵重的大件东西,重生后,她借着为娘亲祈福,她将值钱的东西全锁在了库房,只余下几件东西充脸面。

  内室除了清新的花香和墨香,就再无其他香料的味道,谢静娅喜欢在这样的环境下思考和安睡。

  因为谢静娅很是钟爱新鲜的花草,谢府暖房里所有新开的花都会给谢静娅送来一两盆,以保证她屋子里的清新香味不会断。

  谢文邦在外得了好的时新的花卉品种,也都会向同僚讨来回去给谢静娅,久而久之,外面的人也便知道谢静娅在谢府有多受宠爱。

  望着昨儿个才送来的小菖兰,此刻开得正艳,这怕是负责暖房的仆人花费了大量心血才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培养出来的。

  此刻,谢静娅心绪在极度的翻滚中,重活一世,要想改变自己不嫁入宁国公府的命运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条路就是赵文宣死,另一条路便是她自己死去。

  皇上指的婚,不从者则是违抗圣命,更何况她谢静娅身上还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如果她不嫁给赵文宣而又不想死,那就只有赵文宣死!

  前世的一幕幕,再度侵袭着她的大脑,喜房没有落红、丫环爬床和背叛、被人设计与别的男人有染、最后死得惨不忍睹……

  这一切,都是从嫁给赵文宣开始的。要想那样的事情不重演,那死的就必须是赵文宣。

  坚定这样的想法后,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在冒出汗来,于是,她站了起来,铺开宣纸,拿起笔沾上墨汁,一遍一遍的写着忍字……

  临近子时,半夏见谢静娅卧房还亮着微光,便轻声地在房边唤道:“小姐!”

  “进来吧!”谢静娅轻声地回了一句,头依旧埋在书里。

  “小姐,这都快子时了,您明儿个一早又要请安还要学骑马,就早点休息吧。”半夏心疼地劝道。

  “这么快就子时了。”谢静娅现在只觉得时间太快,根本不够用。

  “小姐,您早些休息吧,见您每夜都看书到这个时候,久了,对眼睛不好。”半夏劝道。

  “嗯,放心吧,那些个熬夜做针线活的人眼睛都没事,本小姐的眼睛肯定瞎不了。”谢静娅打趣着自己笑道。

  谢静娅说完后便把手上那本《四州记》递给了半夏,半夏接过手,将一枚晒干的枫叶插入谢静娅看到的地方,然后放在书架上。

  这一夜,谢静娅又一次恶梦连连。

  仿佛故事重演了上一世,无论她怎么努力,最终都无法改变她再次嫁给赵文宣的命运,甚至连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她再次被一条一条的蛇缠住,她感觉自己的呼吸不畅,疯狂的摔着头,想要摆脱这个情况,她不想死不想死……

  “啊……”

  在一声极度惶恐的尖叫声中自己把自己吓醒。

  半夏听到声音,第一个冲进了卧房,只见谢静娅穿着素色的内衣呆坐在床边,额头不的汗珠在不断的往外冒。

要么他死,要么她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