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受惊4

  墨色少年此刻已无暇顾及男女需要大防,更无暇顾及她发红的耳根,他只想救下这个不服输浑身透着股坚韧气息的红衣少女。

谢静娅能感受到他有力的双臂紧拉着缰绳控制着马,在跑出一段距离后,马发狂的情绪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终于,在一处挂满了冰凌子的大松树处停了下来,墨色少年也因为马停了下来便一个漂亮的翻身下了马,谢静娅也跟着下了马,令她难堪的是,她下马后双腿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在经历了驯马和马儿发狂后,她的体力已完全超支,所以一下马,双腿便支撑不住的软了下去。

谢静娅还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的失态,再加上刚才两个人的亲密接触,一股羞辱的晕红情不自禁的爬上她的脸庞。

尽管她不愿意在这样的窘况下面对这位陌生的少年,但她还是对着他道出了两个字:“谢谢!”

墨色少年见她有些想回避他,他便也知趣,在临走的时候,他还是对他说出了他的想法:“马之所以会如此发狂,是因为它受了半空中鸟的鸣叫,这些鸟之所以突然出现在这里并且刚刚在马的上空鸣叫,应该是受人引导。”

谢静娅听他如此一说,忍不住抬起头来看向他,却撞见一双幽深的眸子,如古井般沉静,对上这样的一双眼睛,对他说的话,只能选择相信。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谢静娅疑问道。

“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墨色少年淡淡地说着,“谢小姐的丫环应该很快便到,在下先行一步。”

“你……”见他要走,谢静娅本能地叫住。

墨色少年停住脚步,并没有转身。

“今天的事情,还请公子……保密。”谢静娅咬了咬嘴唇,将话说出。

“好!”墨色少年吐出这一个字,依旧没有回头,脚步非常快,只一会,他的身影便在风雪中渐渐隐去。

等他离去,谢静娅方才想起,自己竟然忘了问他的贵姓,好歹他也算是救了自己一次。不待她再多想,陈师傅等人便赶了过来,半夏扑上来就抱着谢静娅嚎嚎的哭了起来。

“小姐,你吓死奴婢了,真的吓死奴婢了,你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奴婢也不活了!”

“刚刚那个穿墨色衣服的少年呢,他怎么不见了?”汤雅如见只有谢静娅一人,便忍不住地问了一句。

“哦,他走了!”谢静娅淡淡地回应一句。

“那个人功夫不错呢,你有没有问他是谁?”汤雅如第一次见着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情,难免心情雀跃。

“没有。”谢静娅的心绪有些乱,此刻亦没有心情去说这些。

“哎呀,真是遗憾,下次我要见着他了,师姐我一定帮你问清楚他是谁。”汤雅如大大咧咧地说道,从小出身兵部世家,又长在蒙古边境,对男女之防宽松很多。

陈师傅见谢静娅心绪不佳,便道:“静娅,看你受惊不小,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好好回去休息休息。”

谢静娅没有拒绝陈师傅的建议,因为她有太多的问题和思绪需要捋一捋。

受惊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