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同样孤独的两个人

  皎月清清,繁星若水。

入夜,一阵幽幽的笛声自远处飘来。如悲如泣,凄迷婉转,带着丝丝忧愁,催人泪下。

谁的笛声,怎么会这么悲伤?

还有,一种孤独感——

雪染歌再无睡意,起身穿好衣服,顺着笛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今夜,夜色出奇的好,星光灿烂,月光柔和,想来明天又是一个很好的晴天。

本是好好的夜色,雪染歌却无心欣赏,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随着笛声而起伏。

寻着笛声,雪染歌很快便来到了竹楼前,举目望去,屋顶之上,一白衣男子清冷伫立,微风吹起他白色的外袍,月光洒在他修长的身上,他就仿佛被月华洗过一般,清冷,傲然,却也孤独,让人莫名地感到一股心酸。

那是,玉清泫。

尊贵如玉华公子,不应该是享尽荣华,占尽美誉,怎会奏出如此忧伤的曲调?

雪染歌心中升起几分疑惑,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应该有些不为人知的故事。雪染歌,本是一个淡漠的人,所谓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第一次,她对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出现了好奇。

耐心地听完玉清泫地吹奏,忧伤的曲调勾起了雪染歌回忆,往事一幕幕走马灯似的在雪染歌眼前放映。

墨月!那个她最要好的姐妹,不知现在如何?

遗弃!那个给予她勇气的少年,不知现在何处?

有缘,是否还能相见?

一曲作罢,玉清泫这才淡然瞧向了雪染歌。

其实从雪染歌踏入竹楼的那一刻,玉清泫便已察觉,只是,他并未出声,他能够感觉的到,她同样的忧愁和孤独,这是个人前傲然,人后孤寂的女子。她倔强地独自承受着一切,从来不曾像命运屈服,她的智慧和大胆让他刮目相看,这或许也是她现还活在这个世上的原因。这种相同的情绪让他心中那一丝怜惜逐渐滋长。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第一次,雪染歌这么客气地对一个人说话,语气中流露出的温柔就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王妃还是早些回去,以免洛知道生气。”

玉清泫轻笑,算是回应,接着真诚的关怀声响起,玉清泫从房顶一跃而下。转身,便进入屋内。

*******

第七十七章 同样孤独的两个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