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3】

  此人剑眉星眸,眼底深沉的如墨色般看不清任何情绪,薄唇轻抿,一张脸竟俊美的让女子也为之羞愧,柔顺的长发直垂到了紫袍之上,冷情中透露着一份无可比拟的不容亵渎的高贵气质。

  在上语璇呆愣的同时,此人低头瞥了怀里的人一眼,只一眼就冷的上语璇浑身神经冻结。

这个人,这个人,上语璇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忘掉眼前的这个人!

 她曾在战场上见过他,北慕寒王——慕予寒,单枪匹马独闯敌军军营可取上将首级,一万士兵围困犹可突围的怪物!

  那场北慕国与西齐国打了整整两个月的战争,那场她瞒着爹娘偷偷带着三妹出去游玩却遭遇到的战争,也是那场害得她的三妹变成只能躺在床上靠药物维持性命的战争,她至今都不愿去回忆……

  但她记得慕予寒单枪匹马,恍若死神般冲上战场,剑起手落之间砍起人头,犹如切西瓜般的霸气,更记得他那双杀的红了眼的紫眸,嗜血阴冷,让人不自觉的胆颤。

  那次,她还无意中出手救了他一把……

  “哎呦,还真是不容易,不容易啊!终于有一位姑娘没被慕兄你一掌劈死了!我就说这‘魅红楼’卖艺不卖—身的花魁娘子入的了你的法眼嘛!”方才将上语璇推到慕予寒怀里的男人似乎很是得意,坐在位置上左—拥—右—抱的喝着旁边的女子给他递来的酒。

  上语璇低下头,秀眉蹙紧,身上的药力又加强了几分,难受的让她几乎快要崩溃。

  她想站起来,就算是找个借口躲在角落,也比再坐在眼前这个恐怖的男人的大—腿上来得好。

  似乎是感觉到了怀里人的不安分和那想离他远点的心思,慕予寒低头瞥了怀里的人一眼,伸手竟将上语璇朝自己的怀里搂紧了几分,而其中的一只手更是放在她的腰—际,没有收回去的准备。

  冷冷勾了勾唇角,这女人,是想跑?

两人这一碰触,顿时使得上语璇全身紧绷,不知到底给她下了什么药,这药力强的她竟不怕死的想把眼前的这个男人扑倒,特别是他放在她腰—际的手更是贴着她的身体,火la辣的折磨着她。

  “来来来,慕兄,我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带到这儿来的,你怎么也得给我个面子,喝点酒吧?”

  程骏刚说完,旁边立即有人给慕予寒倒上了满满的一杯酒,然而慕予寒却根本没有要喝的意思,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丝不耐烦。

  但不知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搂着上语璇的那只手又移动了半分,常年带兵打仗而形成的茧子在她的细—腰处缓缓的摩擦着,她穿的衣服本就是露腰的,他这么一碰,上语璇疯狂的几乎快要尖叫出来。

  该死的!

  上语璇现在只想骂人!她竟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咬着牙,继续忍耐,到底还有多久,这男人才可以让她退到一边去?

  就在这时,房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两位公子,奴家是红妈妈,给你们送菜来了。”

  门外说话的是“魅红楼”的鸨母,不行,她刚从房里跑了出来,此时这花楼的鸨母定然在到处找她,她不能让她发现,就在程骏说了声,“进来!”

  鸨母推门而入的瞬间,上语璇一咬牙将酒杯里的酒全都喝了进去,转过身搂着慕予寒的脖子,堵住了他的略带凉意的双唇。

【00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