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4】

  这一幕将程骏吓的心跳急速跳动,暗自可惜这不自量力的花魁小娘子是活不过今晚了,然而,过了几秒,也没见慕予寒有杀人的趋势,反而是伸手搂紧了他怀里的人的腰。

 鸨母见到这一幕急忙将头低下,有些东西可不是她们这些人可以盯着看着,她也是鬼迷了心窍,那个逃跑的女子哪有如此大的胆子敢躲到这个房间来。

  酒喝完,上语璇的脸红的几欲滴出—血来,特别是体内的药力作怪,她竟觉得他的唇好软好舒服,酒过完了之后,她还卑鄙的多吻了他一会儿。

  直到她快要喘不上气来了,这才赶紧离开,可是鸨母还在房里,她头也不敢回的,只能将脸埋在慕予寒的怀里。

  “呃,这个……”程骏就算是戳瞎自己的双眼也不敢相信今晚看到的景象。他和慕予寒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些年他走南闯北不说妻就是小妾都收了七、八个。

  可慕予寒呢?

  堂堂一国王爷,如今已是二十有二,府中却只有一小妾,还是他十六岁时收在身边的,他奶娘的女儿。

  他百分之百的肯定,慕予寒肯定没碰过那女人。

  北慕国多少姑娘对其芳心暗许,他却从不将任何人女人放在眼里。

  他作为慕予寒的堂兄曾一度怀疑这男人是否当真有心,听闻这“魅红楼”小花魁有着江南女子独特的灵秀和婉约,这才千方百计的把他拐青楼来,没想到一来就能瞧见如此刺激他心脏的画面。

  由是程骏这种在情场和商场狡黠如狐的人也呆愣了许久,这才回过神,笑得甚是让人不悦的,对着身边的那群人道,“红妈妈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出去吧!”

  待人全都离开后,程骏这才暧昧的看着那儿还坐着不动的慕予寒和上语璇,对着鸨母道,“红妈妈,我们慕兄这是看上你们家的这小花魁了,你开个价吧!”

  “这……程公子,众人皆知,我们小花魁是卖艺不卖身的。”

  “一千两!”

  “程公子,你这不是为难奴家吗?”鸨母听到这数目心里早已妥协,但嘴上依旧不松口。

  程骏望了眼还腻在一起,一动不动的两人,这家伙好不容易没把人家姑娘劈死,伸出了二根手指,“二千两!”

  上语璇咬牙埋在慕予寒的胸前,两手早已紧握成拳,甚至无力自控的开始在慕予寒的胸前磨蹭着。

  她真想给自己两巴掌,好清醒、清醒。

  当程骏和鸨母以四千两的高价,将她卖出去后,房间里终于只剩下她和慕予寒两人。

  她朝自己的舌头狠狠的咬了一口,挣扎着从慕予寒的怀里站起,转身就想走,却在走了两步后,双脚无力的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你身上的药力不清,走出去也无济于事。”身后传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魅—惑的嗓音竟如天籁般悦耳。

  果然是寒王,可能一早就知道她被下药了。

  知道她被下药了,还面无表情的用他那只手在她身上乱摸,她就没见过如此恶劣的男人!

【00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