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6】

   昨晚上语璇离开,他是知道的;她在他唇上咬了两口,他也知道,就因为上语璇的这两口,他才让她如此轻易的离去,但是,他怎么没想不到这女人胆子这么大,走了竟然就不回来了!

  和他睡同一张床上,竟让她难以忍受?半夜也要走?

  程骏从隔壁房间进来的时候,就瞧见了一脸阴寒的慕予寒,他四下瞧了眼,按理说昨晚应该挺好的,怎么这人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诶呦,慕兄,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昨晚对那姑娘不满意?没事,要是不满意,我们再换就是了。”程骏说着就想出去找鸨母,却被慕予寒给拦了下来。

  程骏那双狐狸眼眯成一条线,疑惑的朝慕予寒望去,就听慕予寒寒气四射的道,“把昨晚那女子带回去,本王替她赎身!”

  “诶呦,慕兄,你终于开窍了啊!太好了啊!我终于完成皇姨母的嘱托了啊!谢天谢地啊!”

  程骏娘亲和慕予寒的娘亲是同胞姐妹,所谓皇姨母说的就是慕予寒的母后,现今北慕国的皇太后。

  程骏叫嚷了两句,突然凑到慕予寒的面前,摸了摸鼻子道,“慕兄,你是打算将她带回去做王妃呢?还是做小妾?那个,怎么说吧,她只是个花楼女子。”

  “此事本王自有分寸!”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找寻一名女子,却苦寻无果,如今让他遇到了上语璇,那个和那名女子有着相同双眼的女子。

  若是一年之内,他还找不到当年的那名女子,他会放弃寻找,立上语璇为妃。

  若是寻到了,就再作打算。

  毕竟,他对昨晚的上语璇还真有点兴趣。

  只是,竟敢半夜离开他的床还不回来,他是有必要给她点教训了!

  “诶,慕兄,你要是真的要立小花魁为妃的话,可千万别说是我带你来的花楼啊,不然,我可有的惨了!”

  程骏还在后面叫嚷的时候,慕予寒已经离开“魅红楼”,而程骏不得不带着大把大把的银子去给小花魁赎身。

  这鸨母也知道是遇到了个可以宰的主儿,漫天开价要了整整两万两银子,直把程骏心疼的心口都在滴血。

  当他不久后得知那个和慕予寒一夜春霄的女子根本不是小花魁,他根本就是赎错了人的时候,他当真是被气得血溅三尺。

  虽说他爹是圣海第一首富,他家有钱,但那钱也是他辛辛苦苦一分一厘算计来的啊!

  而小花魁就因昨晚闹肚子,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人赎了身,送去了慕惊寒在南秦国的别馆。

  慕予寒和程骏离开没多久,“魅红楼”就被官兵给里三层外三层的给围了个结实。

  四周的百姓还不知是发生了何事,就瞧见他们秦京公子之首的——秦王飞身下马,脸色无比难看的带兵冲进“魅红楼”。

  猜测声越来越多,有疑惑的,也有开玩笑说秦王逛个妓院都如此与众不同的。

  秦漠一大早的就接到消息,说上语璇不知廉耻的在“魅红楼”卖身,如今正和别的男人春霄共枕。

  无论如何,上语璇现在都是他秦漠赐婚的未婚妻,这事最好不是真的,否则他定要杀了这恬不知耻的女人!

【00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