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能拜堂

   ***

  雨水不停地冲刷着泥土,越下越大,最终竟将掩盖在上语璇身上的泥土给冲刷了大半,露出了她并未被埋的太深的脑袋。

  两名身着夜行衣的人正从此地经过,其中一人眼尖的就发现了这么埋着一个人,飞身上前察看,发现此人还有一息尚存,于是那爱多管闲事的便将人给带了回去。

***

两日时间,清风、明月将秦京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发现慕予寒要找的人,这两日北慕别馆所有人都处在心惊胆颤之中,生怕自己做错了事。

  程骏后来才知道那晚的人根本不是小花魁,找到老鸨,老鸨也不知道那人的来历,虽然老鸨猜到了,但是就算猜到了,就算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说那是何人。

  南秦国中的大家闺秀是不会轻易出府的,就算有慕予寒亲手画的画像,也没几人认识那是上语璇。

  程骏因为赎错了人,怕慕予寒的的火气燃烧到他的身上,一连躲了两日,这日因为是成王大婚的日子,他不得不前来北慕别馆。

  当他一出现在后花园,迎面而来的便又是那把锋利无比的剑,程骏急速倒退,双手举起道,“慕兄,时辰到了,我们该去成王府了。”

  慕予寒收了剑,冷冷瞥了程骏一眼,似乎对其赎错人的怒火尚未消散,转身就朝外走了出去。

两年前,秦皇赐婚成王与上语将军千金,今日大婚,自是举国同庆的喜色,不但朝中大臣皆来恭贺,就连慕国和齐国也分别派了两位王爷前来。

  成王亲自迎亲,迎亲队伍整整绕了十里长街,吹闹喧嚣,热闹非凡。

  世人皆言成王对这桩婚事甚是不满,然而街上围观的百姓却在成王的脸上瞧见了一抹笑意。

  迎亲进行的甚是顺利,花轿在鞭炮唢呐声中到达了成王府。

  “慕兄……”程骏对于今日的顺利甚为疑惑,正想开口询问慕予寒,那儿媒婆已经宣布了起来。

  “吉时已到!新人拜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然而,就在“夫妻交拜”前,门口突然传来了喧哗声,“不能拜堂……!不能拜堂……!”

不能拜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