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寒王卑鄙又有爱嗷

  这一咬,慕予寒就知道定然是一开始跟着上语璇的那只小狐狸了,本来已经动了杀气的人,此时却将杀气给掩了下去。

对着那还咬在自己的手上,没有多少杀伤力的小狐狸不冷不淡的道,“你的主人受伤发烧了,你若真有灵性,现在就去寻些药物回来。”

小狐狸听懂了,它本来也是想去找的,这会儿再次狠狠的咬了慕予寒一口,对着慕予寒威胁式的叫嚷了两声,如白色飞剑一般,一溜烟就窜出了山洞。

慕予寒也没理会小狐狸的威胁声,朝着上语璇方才的方位就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找到了还躺在那儿的人,将身上的衣料撕了一块下来,浸在水中敷在了上语璇的额头上。

在碰触到上语璇的脸的时候,微微的蹙了蹙眉,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摸,才发现她的脸上有不少的疤痕印记,不像是天生的,倒像是后天被人用剑给毁了的。

这女人,一开始就告诉过他,她被毒哑了无法言语,一开始还以为她是怕自己认出她的声音寻的借口,如今看来,她不但不能言语,就连这张脸想必也被人给毁容了。

他不是心慈手软之人,更不存在同情心,可是此时在碰触到上语璇脸上的那些疤痕的时候,心却有些不自觉的发闷。

“啊……啊……”

怀里的人突然几个单音词,却因为无法言语而难受的蹙起了眉。

慕予寒的手还在上语璇的脸上,此时碰触到的恰好是她紧蹙的眉,难得的温柔的将她抚平了,大概也猜测到了怀里的人如此为何如此的原因,伸手触碰到她的唇瓣之际,确实是有些干裂。

于是便收回了手,将人给半扶了起来,将芭蕉叶上的水递到了上语璇的唇边,然而她喝进去的水却是出的多进的少。

想到这女人前两日还是用唇给自己喂的水,这会儿慕予寒竟没有任何犹豫,将芭蕉叶上的水全都含到了嘴里,对准上语璇的嘴灌了进去。

正喂着水,小狐狸就从洞外跑进来了,嘴里还叼了好几颗草药,一见慕予寒正抱着上语璇,嘴对嘴的占便宜,丢下草药,朝着慕予寒就飞扑了过去,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爪子。

竟敢占它主人的便宜!

岂有此理!

慕予寒被这一爪子给挠的,身后的衣服又破了一大块,背部也被挠出了一条爪子印,放下上语璇,回过身就将正准备对他二次下手的小狐狸给拎了起来。

“药呢?”

略带沙哑的声音带着不容反抗的压迫感在空气中回荡了开来,小狐狸被这口吻给震慑了下,不满的张牙舞爪了一番,还是挣脱着窜下来,乖乖的将草药给叼了过来。

一人一狐就这么一个冷漠强势,一句话就可以吓死狐狸;一只张牙舞爪,到处找药物,绝对算不上友好相处的日子里照顾了上语璇一天一夜,上语璇的烧终于慢慢的退了下去……

寒王卑鄙又有爱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