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4章 自我解嘲

  “还有啊,昨晚摆明了就是人家故意设的局,把你往里套,没想到你竟然傻傻地就钻进去了。你什么时候听过警察会去千金查房的?而且还查了一次又一次?最搞笑的是,卖初*夜竟然还玩双飞?有这么豪*放的处*女吗?让你花这二十万是想让你长点记性,别一看到女人就掉裤子!”闵睿继续像个教导处主任一样训导逸风,后者郁闷得有种想死的冲动,最后把眼光当成尖刀,狠狠地刺向一旁站着的段小小。

可是此时的段小小,脸色却并不怎么好。如果按闵睿的说法,她应该是捡了个大便宜才是,可为什么她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受尽屈辱?如果是因为被闵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了老底的话,那她早该料到啊,这里是公司,原本就是人多嘴杂。逸风忍不住想,这个女孩越来越引起她的兴趣了。

他就像个魔鬼,当着众人的面,将她身上用来遮羞的衣服一件一件慢慢褪去,让她暴露在众人睽睽的眼光之下,无处循行!一字字如针尖刺在心窝上,疼痛难忍,段小小咬牙强撑,坚强地站直了身子,眼角的余光中看到苏媚儿难以掩饰的嘲笑,歌手逸风的复杂的表情,她坚强地挤出一丝笑容,看着高高在上的R公司总裁闵睿道:“多谢闵总赐教,告辞!”

段小小急急离开R公司办公室,跑出顶丰大厦大门的时候,她回头一望,对着这幢高耸入云的大厦放声大笑。

仰望着灰暗的天空,段小小嘴角弯起一个苦涩的笑容,冲着天空大喊:“小小不怕!就当是做了个美梦之后看到一只恶心的蟑螂好了。”

喊完之后,段小小感觉舒服多了,每次遇到不开心的时候,她也只能用这种方法自我解嘲,如果要她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哭,她倒是哭不出来,生活的种种考验,早已让她明白,哭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但是,闵睿刚才的那些话,还是狠狠地伤透了段小小的心,她想不明白,他为何要当众让她难堪?就算他不喜欢她,讨厌她,他也没必要非得这么损她啊?

不过这样也好,桥归桥,路归路,她也不用再费心思去想她跟他的那点破事了!

段小小提着小挎包,情绪低落,走向一旁的公交车站。

正在这时,她接到林大宇打来的电话,说妈妈又突然发病了,叫她马上回去!

段小小挂完电话拨腿就跑,看到一辆的士在前面停下,有个穿裙子的女人正在打开后车门要上车,段小小也不管什么先来后到,冲到那女人的面前,一把将她扯开,然后自己上了那辆车,关上车门,对司机说:“快,去人民医院!”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穿裙子女人很是生气,冲上前来要跟段小小理论,段小小一心只想回医院看妈妈,没时间与她争辩,只顾催司机快点。

司机很是沉得住气,说:“按道理,这车是她拦的,我应该载她。”

“司机大哥,我知道你说得对,可是我妈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我赶时间,麻烦快点!”段小小说着说着,声音竟有点哽咽,她是真的着急啊!

“可是你怎么知道别人就没有急事呢?”司机反问道,看来她是不相信段小小所说的话。

“你!有种!耿植,工号174174,我记住你了!”碰到个特别有原则的司机,段小小也只能自认倒霉了,看了司机面前摆着的工作证件,气势汹汹地念了他的名字和工号以挽回一些面子,然后才气呼呼地跳下车,甩门而去。

第54章 自我解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