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4章 苦肉计

  “这段视频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剪切过的,没头没尾,中间也有一处地方不连接,岳父大人这么有本事,不如问问提供这段视频的人能否将一整套视频拿出来,也好让我看看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竟然把我这脑袋敲成这样!”闵睿毫不示弱,有力有据,句句指到重点,完全以一个受害者的口吻在抗议,并要求查出真相。

谁也看不出来,他委屈的眼底深处有着一抹嘲笑,特别是苏达被反问得哑口无言的时候。

浴室里的摄像头早被罗布辙了,他们去哪找到一段完整的视频?

可恶的是,他们竟然将熊杰强段小小的那一幕给剪掉,留下他跟段小小亲热的那部分,幸好,他故意叫着苏媚儿的名字,让人以为他只是错把伴娘当成新娘,再加上他为自己制造的头伤,让他彻底成了一个受害者。

他静静地等着,看苏家父女如何应对。

闵志夫妇觉得儿子说得有理,一致要求苏达提供一整套视频,他们当然也想知道儿子到底是被谁所伤。

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苏达,差点在心里憋出心脏病,却硬是强忍着不发,脸色憋得甚是难看。

媚儿为了报私仇,让人将段小小迷晕弄到早就装了无数个针孔摄像头的总统套房里,并叫了熊杰那小子去爽一把的事,他是知道的。

也是他同意这么做的。

虽然闵睿答应了跟媚儿结婚,但苏达看得很清楚,闵睿并不是真心的。

而深藏着的原因,正是这个农村丫头,段小小。

作为父亲,他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受半点委屈,更何况对方只是个农村野丫头,哪有资格跟他的女儿抢男人?

为了让媚儿的计划万无一失,婚礼前一天,苏达吩咐了熊杰来来回回检查了那个总统套房不下十次,将里面所有的摄像头都逐一检查无误后,才紧紧锁住不让一只苍蝇飞进去,而那个房门的钥匙也一直掌握在媚儿手中。

为什么到最终,闵睿醉醺醺地却能一脚踢开那道坚硬无比,在里面被反锁的门?

为什么闵睿将段小小抱进浴室之后摄像头只剩下一片雪花?

所有的一切,苏达都想不明白!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有人早就知道了他的计划,并且提前做好了应对!

苏达看了闵睿一眼,眼中的愤怒又加重了几分!

这个人,不是闵睿又能是谁?

他在房间里跟段小小亲热时,一直嘴里喊着的那几声“媚儿”也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目的是为了让大家都以为他是喝醉了酒,上错了人罢了!

而他头上的伤,不是段小小砸的!就是他自残!

好一个演戏高手!

明明正在上演苦肉计,却把所在的矛头都指向他!苏达压抑得很,却无处可发!

最后,苏达只能推说这段视频是底下员工从一娱乐记者身上截获的,其余什么也不清楚。

闵志夫妇虽心生怀疑,但看到苏家父女不好惹的表情,也不好再继续追问。

况且这事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穆惠兰心疼地问闵睿,头还痛不痛?看到苏达原本嚣张的气势被儿子一番话压下去之后,穆惠兰这才放心地关心儿子来。

闵睿笑了笑说,妈妈的关心就是最好的疗伤药,他一点也不疼了。

苏家本想借这段视频为难闵家,让闵睿给苏媚儿一个交待的如意算盘落空。苏媚儿打烂了牙往肚子里咽,只好委屈地跟闵睿回首府——他们的婚房。

落地窗前,苏达望着女儿委屈的背影,脸上一片狰狞,今天苏家所受的屈辱,总有一天他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第104章 苦肉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