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让你碰的!

  苏信晏狭长的眼睛紧紧闭上,长长的睫毛在眼圈处留下一扇暗影,她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没想到他却说出一个可以亦当真亦当假的事实,“旁边的a栋楼就是我家,我爹地是苏瑾瑜,我妈妈是夏栈桥,我是苏----信晏。”

其实,他憋了半天没把自己的乳名给说出来,其实,他还有一个响当当的乳名苏夏宝,寓意苏瑾瑜和夏栈桥的宝贝。

时过境迁,随着他长大,这个名字也渐渐的被人们遗忘,取而代之的则是苏信晏新名字的诞生。

就算沈婕妤被关了十八年,却也还是知道苏瑾瑜和夏栈桥这一对夫妻的事情的,楼道里的女佣整天叽叽喳喳讨论了好多年,就算没见过却也有所耳闻。

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a栋楼就是他家,与c栋楼紧紧隔了一个墙壁,当年,就是在那道墙壁边,他们相识。

“我------我答应你,四年,做你的----女人”很艰难又很坚定的回答,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沉重。

似乎是在意料之中,苏信晏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平时像她这种欲拒还迎的女人多了去了。

“水凉了,你去放水。”

沈婕妤从浴盆里出来,轻轻的将塞子拔去,待水流光,再重新塞上,热水和冷水一起放。

刚刚放好,连水龙头都没有关,苏信晏就从里面也一起出来,一把将没有预兆的她抱在洗手台上。

沈婕妤全身轻微的颤抖,两手不知该不该放在他肩上,似乎很生涩,苏信晏怎么脱她的裙子都脱不掉。

最后,还是沈婕妤用手指指了指身后,“拉锁在这儿呢。”

苏信晏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直接向后退了一步,用淋浴冲了冲,“你自己脱,将我台子上的衣服给我挂起来。”

沈婕妤小心的从洗手台上下来,去拿他刚刚脱掉的衣服,刚拿起裤子,一声叮铃脆响声音窜进她的耳膜,她一怔,低头一看,隔着地上的瓷砖,有水轻轻的蔓延那银色的物体上面,上面那依稀可见的小拇指形象瞬间闯进沈婕妤的眼睛里,她的眼圈极速的湿润了起来。

有泪一滴一滴落在地面上,与众多的水源混迹一起,再难以分别。

许久,她弯腰将那一串项圈拾起来,落在她的手心里,再次看见它,没想到真的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也真的没有想到,还能有机会,可以见到。

“你干什么?!谁让你碰的!”手里的项圈瞬间被一个暴戾的声音掠去,沈婕妤只觉得手心里一阵刺痛,紧接着身子被用力的撞到一边,她一个没站稳,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它掉了出来------我-----只是去捡----------”她的眼睛里泛着泪花,不知是因为疼的,还是因为他还记挂着她这么多年被感动的。

“最好是这样。”他的话没有一丝温度,如冰窖一般。

沈婕妤从地上慢慢的站起身,不知怎地,竟然低笑出声,这出乎了苏信晏的意料。

他眉头继而一拧,“你笑什么?”

沈婕妤抿唇说道,“没什么。”

刚说完,顿时一片漆黑,整间洗手间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中。

“该死!”苏信晏咒骂,怎么这会好死不死的停电了!

沈婕妤有夜盲症,夜晚,她根本看不清,更别说现在是停电的时候了。

她两手一挥,以为苏信晏还在自己眼前,忙去抓,没想到没抓住,反而脚下一滑噗通一声再次摔在了地上。

苏信晏摸索着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拧开淋浴冲洗。

谁让你碰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